外传(下)外传(下) 正文

  1. 首页 /
  2. 玄幻 /
  3. 乾坤八法 /
  4. 《乾坤八法》 正文 外传(下)外传(下)
请记住我们:【hybc.org】    

时光飞逝,不知过了多久,姜子牙从入定中醒过来,心中大惊,怎么这全是白天没有黑夜?姜子牙习惯的屡了屡胡子,突然高兴道:“我明白了,乾坤八法上说过,广大配天地,变故配四时,阴阳之义配日月,那么就是说现在的阵只有阳没有阴,只要能破掉这极阳,那么在极阴之中肯定有阵门,通过阵门把此阵的阵眼破去,就可以破去此阵了!”姜子牙赶紧手捏指诀,口中念道:“乾坤八法,兵!”接着姜子牙抓了把黄土,想空中抛去,只见空中出现由黄土组成的一些人,他们半空向姜子牙跪着,姜子牙道:“去,给我找些树枝来,并把他们给我削成三尺三寸长,要三十三根,还要三根三尺长的!”黄土人领命而去,片刻间,那些黄土人拿削好的树枝返了回来,放在地上便变成了一把黄土落了下来。姜子牙紧接着手捏指诀,指了一下那些别削好的树枝,大声喝道:“乾坤八法—临!”只见那些树枝全部都飞在了空中,姜子牙又接着说道;“乾坤八法—在!”那些三尺三寸长的树枝飞快的向地下奔来,按五行方位,每隔三尺三寸远便落下一个树围在了一个八卦图案,而那三尺三寸长的树枝便落在了八卦圈内的两侧和中间,姜子牙指着那个八卦圈换了一个指诀,道:“阵!”从姜子牙的指中飞出黑白两道光,黑光打在了三尺三寸长的树枝上,而白光则打在了三尺长的树枝上,顿时整个八卦阵开始旋转起来,那黑色的光圈越来越大,扩散得也越来越远,而把白色的光始终在八卦圈内的两侧和中间闪烁着,黑里透白,区别是那么的明显,只见姜子牙一越,落在了八卦圈内的中间,三尺长的树枝的上空,快乐的等待着,过了一会儿,只见黑光的光不再向外延伸,慢慢的变成暗灰色,而白光却闪得耀眼,姜子牙微微一笑,手中又换了个指诀,道:“乾坤八法—斗字诀,破阵!”只见那两道光芒突然向空中飞去,在空中形成一个巨大的八卦图案向地下拍下来,“碰”地一声,地面上尘土飞扬,强大的气流肆意在破坏着,姜子牙不得不在空中放出节界来抵挡那巨大的破坏力!

慢慢的,一切都化为了平静,天空也由白天变成了黑夜。姜子牙看了看周围,惊讶的发现在这么大破坏力的情况下,那些树木却丝毫没有损害,姜子牙正琢磨怎样继续破阵的时候,他的正前方出现了一道门,姜子牙愣住了,暗想:不对呀!按道理来说不应该只出现一道门,这倒叫姜子牙为难了,因为这就决定自己无论如何也得走这道门,要是生门的话还好说,万一要是死门那就得不偿失了。姜子牙在那道门前来回的飘着,拿不定主意。

最后姜子牙拍拍自己的脑袋,道:“姜子牙呀姜子牙,你怎么这么怕事了?生死天注定,我不能辜负了女娲娘娘和师傅对我的期望,这有什么好怕的!”说完便向那道门飘去

天庭上,“师傅,我已经派下去几批人去查姜子牙的下落,但是都是无功而返,您说姜子牙会不会是被元始天尊和女娲娘娘给藏了起来呢?”赵公明小心翼翼的想通天教主禀报。

通天教主道:“那你们找到申公豹没有?”

闻太师回答道:“这个……师傅,我们也有找到他,连尸体都没有找到

“你们在这给我等一会,让我用天眼看看三界!”

“师傅,这样不好吧!您本来就没有恢复元气,如今又要用天眼来观察三界,是不是要不我们再下去找找去?”赵公明关心的说道。

“是啊!师傅,要不我和大师兄再派人去找找!”闻太师也赶紧说道。

通天教主怒道:“你们这帮废物,你们都找了多长时间了,也没有找到,算了吧,还是我亲自来吧!”

“师傅教训的是,是弟子办事不利,请师傅责罚!”赵公明与闻太师等众神连忙跪下说道。

“哼!”

过了一会,通天教主从定中睁开眼,道:“你们都起来吧!不怪你们,我的天眼可以看穿三界。却也是没有找到他们,赵公明,你们再把当时看见元始天尊和女娲娘娘的情景给我说一遍!”

赵公明等众神站起来,道:“师傅,当时情况是这样的……”

闻太师便把元始天尊如何破去公明师兄的本命法宝灭魂棋和要留下申公豹的情景如实的向通天教主又讲述了一遍。

通天教主“哈哈”大笑,道:“照你们这么说元始天尊和女娲娘娘应该死的很彻底了,看来元始天尊那个死老头很是不甘心,所以才去处置申公豹那个叛徒,不过,处置了也好,那种狗是不适合养在连自己主人都咬,不留也罢!”

赵公明不解的问道:“师傅,弟子有些不大明白,您怎么能那么肯定的说元始天尊和女娲娘娘娘已经死了呢?万一要是没死,那岂不是很麻烦?”看来赵公明被元始天尊的那一指给打怕了,至今还心有余悸。

通天教主见到众弟子也是不解的眼光,当下又是“哈哈”一笑,道:“他们两个本来就是用精血和本命元神来和我的戒天尺抗衡来保护他们那帮垃圾,可以说是就剩下一口气了,但他们两个却是不知好歹,强提元神去救姜子牙,又动用那仅存的一点点本命元神接了你的灭魂棋,再加上最后还处置申公豹,他们已经是油灯枯尽,彻彻底底的消失了,要不然你们以为你们还能活着回来吗?”

“师傅英明!”

“呵呵,姜子牙你们也不用去找了,没有了他师傅元始天尊的庇护,他一个魂魄估计早就消失在阳光下了吧!”

“师傅说的极是,但是师傅,徒弟有几句话想说,请师傅恕罪!”闻太师想了想说道。

“但讲无妨

“是,师傅。徒弟认为,既然元始天尊能留出疑点意识去救姜子牙,想必也会给阵中的那群人留下什么,万一他们逃出来,我们不是还很费事吗?再说,我总认为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如果元始天尊去救姜子牙,那也无妨,那好似很正常的事,为什么女娲娘娘也会出现呢?徒弟认为这里面可能有此文章!”闻太师老谋深算的说道。

通天教主沉思了一会儿,道:“你说的也不无道理,为师敢肯定的告诉你们,那个老不死的已经彻底的消失了,至于你说的嘛,我们确实得防范一下,赵公明!”

“在!”

通天教主拿出戒天尺,道:“你和你师弟再派人去找姜子牙,把这个戒天尺放在我布的修罗界中,以防万一。好了,没什么事你们就下去吧!没有什么重大的事情不要来找我,为师要闭关一段时间,天庭的事就你们俩看着办吧!”

姜子牙进入那道门后,发觉天旋地转,弄得自己直晕,停止转动后,姜子牙发现一切都是那么诡异,处处散发着恐怖的气味,天和地倒了过来,姜子牙走在天上而头却在地,树和草倒着长,根在上,叶在下,更为恐怖的是自己想往前走却是倒退,而倒退便是前进。

这时,女娲娘娘的声音在姜子牙的脑海中响了起来:“你给传在现!验经的时斗战与德心的道习傅师你和我是这,的功成会定一就,搏拼敢勇上加考思勤要只事万,住记要你,象万—层一第的阵坤乾了破经已你信相,验考的气勇与慧智了过通你喜恭,牙子姜!”姜子牙顿时蒙了,心想这女娲娘娘在给我什么玄机呢?我怎么觉得比炼乾坤八法还好难,还不如叫我多破几个阵呢!难道女娲娘娘是在指引我出阵的路径。姜子牙当下便仔细的看了看周围的环境,突然自己笑了几声,明白了女娲娘娘刚才说的意思了。原来是说:“姜子牙,恭喜你通过了智慧与勇气的考验,相信你已经破了乾坤八法的第一层—万象,你要记住,万事只要勤思考,再加上勇敢的拼搏,就一定能成功的!着是我和你师傅习道的心德与战斗时的经验,现在传给你!”姜子牙刚弄明白女娲娘娘的意思,顿时一大堆的文字如潮水般的涌进自己的脑海中,姜子牙只好死记硬背下来,因为他知道这可是不可多得的无价法宝,不过也让姜子牙着实头痛了一阵。虽然姜子牙有那种过目不忘,过耳不忘的本事,可这些全是倒着来的,记起来还真的有些难度,于是姜子牙坐在天上死记硬背起来,不知过了多少时日,姜子牙从入定中醒了过来,四周还是一片漆黑。姜子牙揉了揉脑袋,自信的道:“字文的来着倒些这了化消是算总!呀易容不!”(不容易呀,总算是消化了这些倒着来的文字!)姜子牙赶紧堵住嘴,暗道:“这阵法果然是厉害之极,原以为他只能左右自己的听力,没想到自己也是倒着说的,不对这阵法只能干扰自己的一项,或者是语言或者是听力,但到底是什么呢!相信这对破解这个阵法有着决定性的作用!到底会是什么呢……对了,女娲娘娘曾说过,这只是她和师傅留在我脑海中的意识,从这一阵来看,每当我能突破自己,就同时冲开了一道封印,也就是说,女娲娘娘和师傅早就把指引我的话传入了我的脑海中,但是在打入我脑海中之前肯定不会是倒着说的,那么只能是……这个阵法不是影响人的语言,而是听力,对!就是这样!”

姜子牙刚想到通,突然间景象大变,万物都恢复了正常,在他的前方又出现了一道门,这回姜子牙没有了先前的徘徊不定,直接向那道门飘了进去……

这回的景象倒很正常,“还好”,姜子牙试着说了一句话。一切都很正常,姜子牙便放下心来,毕竟总是听一些倒着来的言语确实叫人不自然。正在姜子牙观察周围环境的时候,一个叫他惊喜的声音传了过来:“子牙,你怎么跑这来了?你不知道为师在四处找你吗?”

姜子牙慢慢转回身来,生怕这是幻觉,“师傅,你没事?真是太好了,女娲娘娘是不是也没事?”接着自己又说道:“我就说师傅和女娲娘娘道法那么高,怎么会……哈,我真是乱想了!”

元始天尊怒道:“你在那嘀咕些什么啊,什么师傅和女娲娘娘有事没事的!快点跟师傅回去,还要等你封神呢!”

“啊?”姜子牙愣道:“师傅……你说什么?封神?我不是已经封过了吗?”

“你是不是糊涂了,你什么时候封的?花名册还在我手里!没有花名册你怎么封?赶紧跟为师回去,众仙早就归位,都等了你七天了!”

“不对!师傅,难道你忘了吗?我早就封过神了!”

“恩?”

姜子牙又赶紧说道:“那时还因为我被天雷劈得差点魂飞魄散,还是您就的我啊!”

“你在乱七八糟的说些什么?什么天雷劈得你魂飞魄散,你先看看自己,你全身上下完好无损,哪里有被天雷劈过的痕迹啊?”

姜子牙发现自己的魂魄根本就没有离开过肉身,还是穿着自己喜欢的白色道袍,迷茫道:“难道这一切都不是真的?天庭根本就没有事?”

“你不要在磨蹭了,赶紧和为师回去,真是不知道你怎么会跑来在这种地方来!”

姜子牙连忙说道:“是,师傅!还是脚踏实地的感觉好!”

元始天尊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姜子牙走了几步,漫不经心的问道:“师傅,等封完神,我能不能再去一次我们昆仑山的藏书阁,我想继续修行!”

“当然可以!你是我的徒弟嘛!”

姜子牙继续说道:“对了师傅,那个藏书阁的机关还和玉虚宫的一样的吧!师傅没有改吧!”

“你这不是废话吗?为师哪有多余的时间去弄那个,封神之事我还忙不过来呢!行了,不要再说废话了,我们赶紧回去封神吧!”

“是,师傅!”姜子牙恭敬的答道。

当姜子牙快到元始天尊身前时,元始天尊脸色一变,一道青光射向姜子牙,姜子牙被这出其不意的攻击击中,向后倒了下去,正当元始天尊得意的时候,姜子牙的声音从元始天尊的身后响起:“我是多么希望这一切都是真的,乾坤八法—阵!”从姜子牙的手中飞住几道白光,落在了元始天尊的周围,元始天尊见到那白光落的方位,脸色大变,道:“子牙,我的好徒弟,你这是做什么?为师刚才只不过是考验一下你的道法,看你最近有没有输于练习!”元始天尊看了看姜子牙手结的法印,又连忙说道:“不过,看来为师的这次考验是多余的了!好了,你赶紧把你的封妖阵给收起来吧!我们赶紧回去封神去!”

元始天尊说完,见姜子牙结法印的手并没有松开,反而在他手中白光大起,丝毫没有减弱的趋势,忙说道:“哎!看样你是翅膀硬了,为师的话你是不是不放在心上了,也罢,你把阵收回去,你爱做什么便做什么吧!封神的事你就不要管了!”

姜子牙看了看困在封妖阵中的元始天尊,冷冷的道:“本来我的怀疑只有一半,现在看来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师傅—元始天尊!”

阵中的元始天尊听完姜子牙的话,冷汗直流,勉强道:“姜子牙!你胡说些什么?你要是再不把这阵给收,为师今天就要把你逐出阐教!哼哼……”

“到现在你还在做我师傅吗?那好,要是你真是我的师傅—元始天尊,那你肯定不会被此阵给困住的,我就在这等着你来处罚我这个不孝弟子!”

困在阵中的元始天尊叹了口气道:“你是怎么看出来我不是元始天尊的?”

姜子牙冷冷的说道:“第一,从你出现在在这里和我说的第一句话,我就对你有些怀疑,因为如果你所说的是真话的话,那也太叫人不可思议了,我经历过的事都历历在目,再加上我自己知道我确实是在这个所谓的乾坤阵中,如果这都是梦,那这个梦也太现实,太逼真了!第二,当我说到我请求要去藏书阁中去修行,而你那么果断的回答‘可以’,这就足以证明了你不是我的师傅,因为我们阐教是没有什么藏书阁的;第三,我为了证明下自己的判断,我又说了是不是藏书阁的机关和玉虚宫的一样,你也回答了‘是’,没有藏书阁又哪里会有什么机关?更重要的是玉虚宫内根本就没有机关;第四,我为了证明我所推断的,把你困在这封妖阵中,你给我的感觉是你非常害怕此阵,如果你是我师傅,那此阵根本就对你毫无影响,你也可以轻而一举的破了此阵。由这四点可以证明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师傅—元始天尊!现在说说吧!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冒充我的师傅—元始天尊?”

姜子牙说完便把手中的白光弹向阵中,只要在捏一法印,阵中的这个假元始天尊就会魂飞魄散!而阵中的假元始天尊显然是受不了封妖阵的道法,迫不得已现出本相,原来是一个蛇精。“废话我也不多说了,兵败如山倒,但是你要想从我口中知道半点消息,那是不可能的!”只见那条蛇精青光一是闪,自暴在阵中……

姜子牙苦笑的摇摇头,道:“这又是何苦呢!”随即又恢复到了魂魄的状态……

“师弟!”

姜子牙闻声,回头一看,只见南极仙翁急忙的向自己赶来。

姜子牙戒备道:“师兄?”

“师弟呀!我可算是找到你了!”南极仙翁擦了擦汗道。

“师兄,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到这里来了?”姜子牙不解的问道。

南极仙翁停了一会,象是在整理思路,没有回答姜子牙的问题,反而问道:“师弟,师傅教你的乾坤八法,你练得怎么样了?”

姜子牙答道:“还算可以吧!只领悟了六层,还有很多我不懂的地方!对了师兄,快给我说说天庭现在怎么样了?你是怎么到这来了?”

“哎!师弟,你是有所不知啊!师傅当年为了救我们用自己的本命元神和精血来封住我们的法力和元神,这样才使逆天无法用戒天尺来吸我们的功力,但师傅却……”

姜子牙泪流满面,道:“是呀!师傅本应该没事,都是为了救我,还用自己的本命元神来唤出三味真火,为我炼制了这个法衣,功力大损!”说着,姜子牙的魂魄外出现了一道七色的法衣,南极仙翁贪婪的目光一闪而过。姜子牙又接着说道:“要不是为了我,师傅也不会被通天教主给……都是因为我,师傅才没有法宝和通天教主斗的,师傅连自己的本命法宝—玉虚飞剑,都给我融进了这件法衣中……”

南极仙翁安慰道:“师弟,你也不要太悲伤了,也许这就是天意吧!”

姜子牙缓了缓情绪,道:“师兄,你们在天界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师傅没有告诉我,还有你是怎么逃出的啊!”

“是这样的……”当下,南极仙翁便把天庭上通天教主打斗时的情景原原本本地给姜子牙说了一遍。

姜子牙恍然大悟道:“哦!原来师傅和女娲娘娘把你们道法全封印后,也把乾坤八法传给了你啊!”

“女娲娘娘当时说过,只要我冲破了他们的封印,便要想办法从那个修罗界中逃出来,来找你,我们还一起回去救其余的众仙!”

姜子牙考虑了一下,当下对南极仙翁说道:“师兄,看你很轻松就闯到这了,肯定乾坤八法已经练到第八重了,师弟这有些不懂的地方,我想让师兄指点一二!”

南极仙翁大喜道:“师弟啊!你知道吗?其实乾坤八法还有第九法的,我们来把口诀对照一遍,正好互相交流一下心德,看看能不能把第九重法门给悟出来,这样也对我们营救众仙,为师傅和女娲娘娘报仇更有把握!”

“好!师兄,那我先背了!”

“恩!”

当下,姜子牙便从头背了起来“天尊地卑,乾坤定矣,卑高以陈,贵贱位矣……故生八法,乾坤八法通天彻地!”

“师弟,你有哪不明白啊!我解释给你听!”

“师兄,我这……”

“不好!”南极仙翁打断姜子牙的话,“他们发现我逃走了,通天教主正在用戒天尺攻击女娲娘娘留下的七彩镯呢!我们赶紧去帮忙去!”

姜子牙赶紧说道:“好的,师兄,但是我们现在一点法宝都没有,怎么和他斗呢?不如这样吧,我们先回昆仑山,在玉虚宫内还有师傅留给我的几样法宝,我们先去拿法宝再去天庭吧!”

南极仙翁考虑了一下,道:“好是好,但是师弟,玉虚宫内机关重重,没有师傅的指导,恐怕我们很难进入吧!”

姜子牙听南极仙翁说完,顿时脸煞白得立即手捏法印,道:“乾坤八法—兵,阵!”

突然出现许多的兵将,按照五行方位把南极仙翁围了起来!南极仙翁连忙道:“师弟!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这条大蛇,本以为你已经死了,没想到你又幻化成我师兄南极仙翁广成子来骗我,看样今天是留你不得!”

南极仙翁一转身,青光一闪,变成了刚才的那条青蛇,向姜子牙问道:“你又是怎么看出我的身份的?”

姜子牙仰天一笑,看着青蛇道:“虽然你装的很像,但是还有几点暴露了你的身份!”

青蛇抬起那足有两层楼高的蛇头高傲的说道:“哦?愿闻其详!”

“刚开始,你说的那些事叫我确实相信了你就是我的师兄—南极仙翁广成子,但是首先你不应该听见我说师傅用所有的法宝给我炼制这件法衣时,你露出了你贪婪的目光!”

“哦?看样还是没有逃过你的眼睛!”

姜子牙没有在乎它的夸奖,继续的是或道:“其次你不应该这么着急叫我背乾坤八法,你说是女娲娘娘教你的乾坤八法,但是为什么我胡乱说的你听得还是那么仔细,如果你会乾坤八法,你肯定能指出我背错的地方,但是你没有,反而很用心的记我乱背的东西,所以我确定你在撒谎,同时也证明了你不是我的师兄—南极仙翁!”

“精彩的判断,但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能断定我就是刚才那条青蛇呢?”

“理由很简单,一是因为能进入此阵的必然是会乾坤八法的,而我现在又在阵中,既然你不是我师兄,那么肯定就是这阵中的生物了!还有一点最重要的就是,玉虚宫内根本就没有机关,而你却说是机关重重,关于这点,我刚才只是和那个冒充我师傅—元始天尊的人说过了我是故意撒了那个慌,但是你却钻进了我设计的谎言中,你既然知道了这一点,那么我就能肯定的,在我旁边的师兄是刚才的那条青蛇幻化而成的,我就知道你不会那么不堪一击的死在我的阵中!蛇精望天长笑道:“没想到我还是低估了你的智慧,不过你又能拿我怎么样?还想用封妖阵来对付我吗?那是对我没有用的!”

姜子牙自信的笑道:“是吗?那你试试我现在布的锁魂阵!”姜子牙立刻在空中画了一道符,那个蛇精见到立刻大惊,急忙甩出一道青光想阻止姜子牙,但是却徒劳无功,那道青光被姜子牙召唤出的兵将挡了下来,正在此时,姜子牙已经完成了那道符咒,接着那道符咒像是有生命般的带着一道红光向阵中的是蛇精飞去,那条蛇精显得特别的害怕,绻成了一团,隐隐的发抖,巨大的蛇头也无助的垂了下来,闭上眼睛等待着自己末日的到来,过了一会儿,那道符却没有打在自己的身上,蛇精奇怪的睁开眼睛,不解的看着姜子牙。姜子牙和那条蛇精对视了一眼,道:“你走吧!”蛇精没有死里逃生的那般高兴,而是问道:“为什么要放过我?”

“我为什么不能放过你?”

“为什么不杀我?”

“给我一个杀你的理由先!”

“为什么?”

“给我一个……理由!”

姜子牙和那条蛇精开始了没有滴烟的口舌战争。

不知这场口舌之战吵了多长时间,姜子牙因为看不见日出和日落。“大哥!我求求你告诉我为什么要放过我吧?”蛇精沙哑的说道。

“不,你是我大哥,我求你不要在求我告诉你为什么要放过你好吗?”姜子牙无力的说道。

一魂一蛇吵得双双倒在地上,无力再进行争吵,以平局而告终。

过了不知道多久,姜子牙和蛇精同时在地上爬了起来,姜子牙连忙说道:“蛇大哥,我求你,你赶紧从哪来就回哪去吧!我实在是不想再和你口舌之争了!”

“不,你还没有告诉我,你为什么这么好心的放我走,我是不会欠你的!”

姜子牙无奈的说道:“蛇大哥,你是我亲哥还不行吗?我不就是放你一马嘛!你至于在这喋喋不休吗?”

“什么叫喋喋不休?我现在已经修炼成人了,做人就应该有个人样!我不能欠你人情,要不我岂不是白修炼成人了吗?和妖有什么区别?”

姜子牙小声的说道:“你本来就是妖嘛!”

那条蛇精的耳朵还不是一般的灵啊,大声说道:“你说谁是妖?”

“哦,不,不是,我们尊贵无比的蛇大哥怎么会是妖呢?应该说是人,是人妖!”

“恩,这还差不多!好了,废话少说,赶紧快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放过我,你不知道我的时间有多宝贵吗?”

“大哥,既然你的时间很宝贵,那你就赶快走呀!”

“不行,一定要给我一个理由!”

“其实……我爱上你了,这总行了吧!”

“不行,我是公的好不?换一个!”

“其实……我是女的!”

“再换!”

“我特别崇拜你!”

“再换!”

“我……”

“换……”

……

“你是不是有病,亏你还修炼成人了,既然你这么不愿意活,那我就只好送你去地府了!”姜子牙怒了起来。俗话说忍者无敌。但是现在姜子牙已经忍无可忍了,毕竟忍字心上一把刀呀!姜子牙二话不说,立刻提了一个法印,一道掌心雷向那条青蛇劈了过去!

“哎哟,我的妈呀!这么粗的掌心雷,想要我的老命啊!”

蛇精见姜子牙要继续发掌心雷,连忙说道:“等等,我想好了,你好似一个心地善良,英勇无敌的,玉树临风的一个鬼魂,我知道你是想放我走的,但是你知道我是一个人妖,你不给我一个理由,我怎么走?虽然你总用含情脉脉的眼光看着我,但是我知道我们属于同一个品种—都是公的,你不说我怎么会知道呢……啊……”一道比刚才大十倍的掌心雷把那条蛇精劈飞。

姜子牙感叹的说道:“这个世界总算是宁静了,以前怎么没发现,还是宁静的好呀!”

“姜子牙,你在做什么?还不赶紧破阵?”女娲娘娘的身影在空中显现出来。

“女娲娘娘,是你吗?”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姜子牙变得格外小心,对在此出现的女娲娘娘很是怀疑。

“不是我还会是谁?我看你在这待了100多年了,我要是再不来指点你一下,你还不知道要待到多久。记住,你是天命之人,这场浩劫还要靠你来挽救!”

姜子牙忙跪下,道:“是,女娲娘娘,弟子受教了!”心里不由的怪那条青蛇,都是因为它,才耽误这么长时间。

“我传于你的乾坤八法你都练会了吗?”

“弟子……好你个蛇精,你是不是真想死在我的掌心雷下?”姜子牙突然从地上站起来。

空中的“女娲娘娘”变回了青蛇的本相,道:“不是吧!大哥,这回没说几句话,你是怎么看出来是我呢?”

“你看看你的,被我的掌心雷击的焦黑,还冒着烟,你再仔细的闻闻,本来是鸟语花香的你,现在一冒出来的就有一股烧焦的味道……”

“行了,大哥,我是服了你了,你快别闻了,你再这么仔细的闻,还能再闻出一股蛇粪味呢!哈哈……”

那条蛇精再次被姜子牙送飞了出去。

“子牙,我是你妈妈!”

“啊!算你狠,姜子牙!不要每回都用掌心雷劈我啊!”蛇精又一次被掌心雷击飞

“姜子牙!我是你爸爸……啊……”

“姜子牙!我是……啊……”

青蛇一次次的幻化着,但同时也被姜子牙一次次的用掌心雷击回。最后青蛇浑身冒着烟,出现在姜子牙的面前,见姜子牙还要再放掌心雷,连忙说道:“大哥,我求你不要再用掌心雷劈我了,我都要快被你劈热了,你再劈,我就臭成了一盘蛇羹了!”

姜子牙理都没理,一道掌心雷又打了过去……

“姜子牙,我这回没幻化啊……我是真身……为什么还要打我?”只听青蛇的声音越来越小。

“姜子牙,恭喜你通过了乾坤的考验,我是……”

还没等这个人说完,姜子牙一道掌心雷又击了过去,口中还说道:“你说你冒充我身边的人也就算了,但是你还冒充盘古大帝,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

只见姜子牙口中说的那个盘古大帝向姜子牙发的掌心雷吹了口气,那道掌心雷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真是……”

“我管你是谁?”姜子牙打断他的话接着说道:“你这条泥鳅还真是厉害,我打了你那么多道掌心雷,你才露出你真正的实力,再来!”

姜子牙立刻画了一道符,手捏法印,口中阵阵有词,随即从姜子牙手中打出一道黄色光芒打在那道符上。

“呵呵,看样你乾坤八法学的不错呀!比女娲娘娘都强上几分啊!”只见那个人也在空中画一道符和姜子牙的一样,只不过闪烁着的黄光比姜子牙的强了百倍都不止。

姜子牙显然是被那个人画出和自己一模一样的符震呆了,问道:“你这个死泥鳅,你怎么也会画灭神符?”

那个人“哈哈”一笑:“死泥鳅?你是在说它吗?”那个人一指,刚才被姜子牙掌心雷快打成蛇羹的青蛇出现在姜子牙的面前!

青蛇忙跪在地上,浑身发抖,道:“青蛇……参……见盘古大神!”

姜子牙愣道:“盘古大神?你就是盘古大神?”

“怎么?不相信吗?”盘古乐呵呵的说道。

姜子牙怀疑的看了看盘古和他身边点了点头的青蛇。

盘古叹了口气,道:“不相信也对,这也难为你了!”盘古大帝又接着说道:“天尊地卑,乾坤宝矣。卑高以陈,贵贱位矣,动静有常,刚柔断矣,是故刚柔相摩……夫乾,其静也专,其动也直,是以大生焉,夫坤……广大配天地,变故配四时,阴阳主义配日月……”当下便把乾坤八法的口诀从头背了一遍。

姜子牙还是不大相信,毕竟在这发生过许多不可思议的事情,但是眼前这个自称盘古大帝的人所背的乾坤八法的口诀与女娲娘娘传给自己的一字不差。这让姜子牙也是拿不定主意。

“你是不是在想为什么我也会乾坤八法?”盘古看着姜子牙问道。

姜子牙非常惊讶,他竟然能看破自己所想的事,但也无奈的点了点头。

盘古好像很满意姜子牙的表现,赞叹道:“果然是应劫之人,没错,女娲娘娘教你的乾坤八法是我传给她的,不过没想到你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练成第八重,女娲也只不过是练到了第六重,此子可教也!好了,不要在那傻站着了,跟我来吧!”

景象再变,盘古和姜子牙站在了一片草地上,天上飘着淡淡的云,东边有着一条小河在那静静的流淌着,一切显得那么的宁静祥和。

盘古把姜子牙领到一个小木屋前,道:“你就暂时住这吧!”姜子牙不知这个暂时持续了上千年之久。

从此姜子牙开始了他真正的修行之路,一天,盘古对姜子牙说道:“现在你已经能活用那八字真言了,现在关于这乾坤八法也应该让你知道了,其实它真正的名字叫乾坤万象,你所修炼的只不过是它的上卷,你通过了乾坤阵的智、勇、仁的考验,足以证明你的人品,下面你听好,这是乾坤万象的下卷:天地之道,贞观者也,天下之动,贞夫一者也……夫乾,确然示人易矣。夫坤示人简矣……刚柔者,立本者也。变通者,趣时者也……其初难知,其上易知,本末也……”

姜子牙努力的把这些口诀记在心里,盘古又接着说道:“我能帮你的就只能有这些了,一切都看你自己的悟性,乾坤万象,包罗万象,能悟出多少就看你自己了,但是我可以告诉你,这乾坤万象远不止你所悟出的八法,应该说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每个人有不同的见解……”

“是,盘古大神!”

“不要总盘古大神,盘古大神的叫,我教了你这么多,你却这师傅两个字都不舍得叫呀!真是太让我伤心了!”盘古开了句玩笑说道。

姜子牙受宠若惊,连忙跪下说道:“谢师傅对我的教导,能当上您的徒弟是我这一生的荣幸!”盘古喜道:“好了,你快起来吧!不用这么拘礼!”

“谢师傅!”姜子牙站起身。

“子牙!你的悟性不低,切忌不可操之过急!”

“是,师傅,徒弟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但说无妨!”

“是,师傅。徒弟想问,师傅既然知道这次劫难,为什不出手制止呢?”

盘古叹了口气,道:“哎!你以为为师不想吗?你仔细看看为师的身体!”

姜子牙惊讶的发现,原来盘古大帝和自己一样,也是处于魂魄的状态,“师傅……您……”

“不错,我其实和你一样,因为我的肉身在支撑着天地,而我的魂魄不能离肉身太远,所以我无法帮你们,另外还有一点,那就是人间的事应由人去管,神的事也应由神去处理。所以师傅要传你乾坤万象,要你来对付这场劫难!”

“是,弟子受教了!不过师傅所创的乾坤万象果然威力无穷!”

盘古尴尬的笑了笑,道:“说来惭愧,这乾坤万象不是为师所创作出来的,为师也比多你悟出一字真言!”

姜子牙不可思议的道:“不是吧师傅!”因为在众人众神的眼中,早就把盘古大神当成父神来看待,要是没有盘古大帝,那就没有天,没有地,理所当然的就没有了众神,众人,世间万物的存在。

盘古慢慢的陷入了沉思中,道:“我也记不清那是什么时候的事了,应该说是在我有意识时,不知是谁把这乾坤万象印入了我的脑海中

不知经历了多少个岁月,姜子牙终于从入定中醒过来,大叫道:“师傅,徒弟悟出来了!”喊了半天也不见盘古出现,这时姜子牙发现在他的正前方有一把剑插在地上。姜子牙好奇的走过去,刚要把剑拔出来,只见那把剑突然光芒四射“嗡嗡”的鸣叫两声,从地上飞了起来,绕着姜子牙飞了几圈后,猛然向姜子牙攻了下来。姜子牙大惊,连忙手捏法印,道:“临!”顿时在姜子牙的周围产生了一道节界来阻挡那把剑的来势,只听“嘶”的一声,那把剑穿过姜子牙设的节界继续势头不减的攻过来,姜子牙急忙用出自己刚悟出的第九字真言:“前!”顿时那把剑停在了离自己还有不到两公分的空中,发出“嗡嗡”的响声,努力挣扎着,好像被无形的东西包围住了,颤抖着。在那把剑再次鸣叫之后,剑锋一转,终于突破了那无形的包围飞回了空中,正当姜子牙再次手捏法印的时候,空中突然出现了盘古大帝的影像:“徒弟,当你能见到我这最后的意识的时候,相信你已经悟出了乾坤万象的第九字真言,呵呵,要不你也解不开我对这把剑的封印,真是好想见到你用第九字针眼时的样子,只可惜为师再也见不到了,因为逆天发现了我的存在,怕我威胁到他的存在,于是利用戒天尺的力量,将天地和二唯一,为的就是要我舍弃这最后的肉身与魂魄,但是没有办法,虽然我知道他的阴谋,但是为了这天下的苍生,为师只要用我的本命元神来支撑天地。呵呵,徒弟你不要悲伤,更不要为我报仇,现在的你还不是逆天的对手,现在不仅他的道法高强,如今他更是参悟了戒天尺,实力更上一层楼,为师已经掐指算过了,你必须到另外一个世界去,找到有缘十三人,布下诛仙阵,才能有与逆天一拼的实力,还有就是为师觉得乾坤万象,包罗万象。它并不会只有那九字真言,以后就要看你自己的悟性了。你眼前的这把剑是为师用我的开天神斧和女娲留给你那七彩锻绫淬炼出来的,威力更在我那把神斧之上,现在为师就把它送给你,在你入定的时候为师已经用它和你定下了‘魂约’,就是用你的三魂与这把剑和成一体,你就是剑,剑就是你,没办法,谁叫你没有肉身,不能来个滴血认主,不过这样也好,顾名思义就算你没有了肉身一样能控制这把剑,魂亡剑亡,剑亡魂忘!当你遇到那有缘十三人的时候,这把剑会给告诉你的,好了!为师也就嘱咐你这么多了,以后一切都看你自己了,如果你准备好去那个世界,你就把你的心意传到这把剑中,它会为你打开时空之门,带你过去的,但你必须得有肉身,还要继续修行,这把剑会封印你你的一部分道法……”

“师傅……”姜子牙悲伤的向空中大喊,空中盘古大帝的意识正在一点点的消失……

姜子牙向空中叩了三个响头,坚定的说道:“放心吧!师傅,我一定会平定这场浩劫的!”

那把剑好像也感觉到了姜子牙的心情,发出了“嗡嗡”的悲鸣……

姜子牙又在珍重逗留了几日,最后恋恋不舍的看了这乾坤阵一眼,道:“开天(姜子牙给那把剑起的名字),我准备好了!我们走吧!”

“开天”光芒一闪,姜子牙顿时觉得自己被吸入了一个空间中,接着便不醒人事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