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天狼殒落·永失所爱 正文

  1. 首页 /
  2. 武侠 /
  3. 笑非天子 /
  4. 《笑非天子》 正文 第一章天狼殒落·永失所爱
请记住我们:【hybc.org】    

  晚风幽凉,夜色朦胧柔媚,一抹血红的残云隐住清月。

  辅国大将军府这个极尽雍华威武的建筑,在夜色笼罩中庄严肃穆,朱红虎头琅在月色下闪着金光寒气,没有人敢靠近散发着无尽威严的府门半寸!

  一位眼光黯淡,身躯伟岸的老者,任凭萧萧的凉风吹动长衫,身子如一尊古佛般端坐在府中凉风石阶上,左手不停的捻动花白的长须,时而低头沉思,时而抬头凝望满天星斗,看他双眉紧蹙的表情,定是在为一件极为棘手的事踌躇伤神。

  他静静的坐在冰凉的石阶上,无声无息的暝想,偶尔发出几声轻叹,有谁会料到这个发际苍苍的老者就是当朝一品大员代国公--郭子仪,三天前发生在府中事让他至今惊魂未定,今晚回忆起皇帝当时的雷霆震怒仍心有余悸。

  天子之怒,可不是谁都能消受的了,就算他郭子仪为朝廷建**无数,在天子眼里那也只不过是个奴才,用不着的时候,挥袖翻脸无情那是常事,更何况,天子一直暗中忌讳他建立军**过高,又执掌大唐兵权,唯恐他起异心兴风作浪,正苦苦伺机贬职扳倒他,就在此时最不该出乱子之时,郭家却出了大乱子!

  ...”他想起自己那个不争气的儿子,心中更是怨恨之极,就算一榔头拍碎他的脑袋,也难泄心头之恨!

  老将军脸色疲惫,心情沉痛的望着万里星空,他的哀愁布满了整个黑幕,喃喃自语的叹息,在脑海里闪过无数个念头,经过反复推敲,却没有一个行的通,咳....谁能帮他解决这个进退两难的愁事。

  突地,不远处的天际被一颗殒落流星划破黑暗,蓝紫色的极光将老将军的双眼倏地照亮,平静的黑夜立时被它悄然惊醒,临毁灭前的灿烂竟如此眩目夺彩!

  太不可思议了!流星落下的西南天空瞬间少了一个极为耀眼的星宿,那好像是天狼星所在的方向。

  老将军以为是自己老眼昏花,立刻揉了揉眼睛,仔细勘探天空每个方位的星宿,心中立时惊叹不已!天狼孤星居然无影无踪,莫非它奇迹般殒落了!

  刚才那颗流星定是它不会错了,老将军微微点头认定,这个奇怪的天相实在骇人听闻。

  不寻常的诡秘天相代表人世间将要发生惊天大事了!天狼孤星也称‘幽冥煞星’,他的地位就像阎罗王一样,是掌管幽冥世界的冥灵之神,它是人们最惟恐避之不及的邪恶煞星,因为它的每一次出现,都是为了要带走一个不幸者的魂魄。它在天际遥遥数千年,都不曾有过任何异相,今天,天狼却....殒落意味者死亡还是再生?

  老将军陷入了深度的迷茫之中,国破.....家亡....人灭.....很多时事情是上天早已安排好的,凭人力根本无力扭转。

  “爹!”一位身材略显清瘦,皮肤晰白的少年缓缓走近老将军,十分清秀的俊脸上有一双忧郁的让人心颤的眼睛,无助绝望的神情却掩盖不住他出身贵族特有的雍容气宇,骨子里的儒雅无需刻意表现,举手投足间已见端倪,他小心翼翼的想伸手触摸父亲的胳膊。

  老将军抬眼见是不肖儿子郭逸寒,拂袖站了起来,冷叹一声道:“准备好了么!”

  “嗯,行囊娘亲替我打点好了,明日清晨我就要走了,爹....孩儿...对不住您老人家!”少年眼见着三天前还精神朗烁神采奕奕的父亲,突然遭遇天大变故,眼光顷刻变得暗淡无神,星眸一下子**。

  “现在知道后悔了,哼!晚了!”老将军无法抑制心中的怒火。“她是什么人,你敢.....唉!”

  “我知道她贵为公主不能动手打她,可是她欺人太甚,父亲,孩儿是被她逼得走投无路才一时气不过,咳....”郭逸寒的确有些后悔,这一巴掌气到是出了,可却因自己的**险些累及家族。

  “你总是做事不考虑后果,我说过多少次,此事定要从长计议,急不得!可你到底没听进去,这一巴掌差点断送了我郭家三千条性命!”

  “我等不了,叶儿快要生了,公主依然不肯接受她!还叫嚣着孩子可以留下,她得处死....哼,这个蛇蝎女人连个孩子都生不出来,就是上天报应她的阴毒无情!”

  “胡说什么!那我们郭家无子嗣,是什么报应...她贵为公主,耍些主子脾气,独断专横做事,那也是合情合理的!”老将军紧皱眉头,“她,真说要叶儿的命!”

  “这种嫉妒心极重的女人能干得出来!”郭逸寒神情激动声音一下子提高许多。“公主就能不管别人的感受肆意妄为,随便要人性命吗!”

  “别不知好歹,圣上问起你打公主原因时,她不是只字未提你和玄丫头的事么!她业已奉念夫妻情分,留给你一线生机。”老将军怒撇了儿子一眼,又道:“她是公主,是皇帝的心肝宝贝儿,皇帝都不舍的动她一根汗毛,你不要命也别牵累族人!试问天下那个公主眼里能容得下别的女人!你再怎么生气,也得给我忍着!”

  “忍....忍...,爹就知道让我忍,当初我根本不爱她,更没想娶她!若不是父亲苦苦相逼,我怎么会有机会受她的窝囊气!”郭逸寒想起当初迎娶升平公主并非情愿,而是父亲动用断绝关系胁迫所为,他抑制不住涌上心头埋怨,神情激动的冲老将军一哼!

  “畜生!你这是在怨恨我!我那也是为你好.”老将军立刻瞪起眼睛,脸上暴起一道青筋。

  郭逸寒见父亲怒发冲冠,胡子气的直哆嗦,顿时后悔,但对公主多年的隐怒激发出无尽的愤恨,天生倔强还是让他说出埋在心底一直不敢说的话,“爹爹当初就只在乎郭家安危...郭家后路...难道郭家几千族人的荣华富贵就该用我的一生幸福来换取吗!”

  “你....混帐!大丈夫岂能为儿女情长牵绊!我郭子仪怎么生你这么个胸无大志的儿子!”郭子仪虎眉倒立。

  “胸无大志.......哈哈.....”郭逸寒寒笑一声又道:“爹爹所立的大志难道就是给皇帝做一辈子奴才.....?”郭逸寒被父亲的话激怒,未经思考的话脱口而出,未待说完却后悔的把后半截生生咽回肚里。

  老将军脸色变了又变,脸孔愈发青紫,不相信儿子居然能说出这么叛逆的话,真想伸手给不肖儿子一耳刮子,但见儿子忧郁绝望的眼神,举起的手又颤抖的收回来,以一种极度陌生的眼神怒视儿子。

  冷风突地把老将军的宽大的袖子掀起,露出胳膊腕处一块长长的黑褐色剑疤,那道剑疤处平行还有三道爪痕,像只魔爪一样趴在那布满伤疤的胳腕,爪痕深得怖人!他身上大小伤疤无数,那是经历无数铁马兵戈留下的纪念,每一道疤都有令人难忘的故事,但只有这道疤,每次回想他都控制不住的浑身颤抖,爪痕是玄叶母亲胡女对他的恨...剑疤则是玄叶父亲玄中秋给他留下的兄弟之情!

  虽然这一爪差点要了他的命,但郭子仪并不恨胡女!因为这一剑是他欠胡女和老玄子的!

  老玄子在弥留之际将他唯一的爱女玄叶托付给了郭子仪,这是老玄子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求助,他没有理由,也不能找任何理由拒绝老玄子的绝望请求。

  玄中秋的独生女儿玄叶,风华绝代的美貌继承了母亲身上所有精髓,有着异族血统的她,天生智慧秉异,但野性难驯,却被郭逸寒少年英姿,儒雅温顺吸引。郭逸寒悯惜叶儿孤苦无依的同时亦被她美奂绝伦的容貌折服,两人在将军府一见钟情,相慕之情天地可鉴。

  如果不是意外出现升平公主,叶儿丫头该是郭子仪至心怡喜的贤惠儿媳,可世事偏不这么作美!贵为大唐公主的升平偏偏看上了他那英俊洒脱的儿子,还亲自跪求父皇赐婚于郭家独子。

  谁敢拒绝皇帝,就算郭子仪有天大的本事,天大的军**,也不敢拒绝啊,那折杀皇帝面子的后果将是惊天代价,郭子仪心知肚明!

  郭子仪银须乱颤,嘴唇噏动喘着粗气,他何尝不愿自己的儿子有个幸福平静生活,面对皇帝无庸置疑强行赐婚,挣扎和托词显得如蚂蚁撼树般不自量力,谁敢在金口玉牙的天子面前雄词争辩呢!

  郭逸寒望着父亲苍桑的脸青一阵白一阵,对自己的放肆更加悔恨起来,父亲也是被皇帝逼得实在无路,才委曲求全让他迎娶升平公主,郭逸寒心里跟明镜似的,怎么就没忍住说出如此混帐不孝的犀利言词。

  “爹爹....爹爹...求你不要生气,孩儿不是有意要刺伤你,这两天孩儿心里难过,叶儿临盆将即,可我却要接受发配湖州三月的惩罚,升平的个性我太了解了,她不会绝不会善罢甘休,这笔帐她会全算在叶儿身上!有我在,升平对她多少有些顾忌,我担心我一离开京都,叶儿性命不保.....父亲....怎么办....我都快要逼疯了!“郭逸寒愁苦的锁紧剑眉,俊秀的双眼布满绝望,叶儿武**虽然极高,但有孕身沉行动十分不方便,他实在害怕,这漫长的三个月,没有他的鼎力庇护,玄叶将会面临怎样的危机。

  老将军痛苦的长叹一口气道:“咱郭家乃是忠义朝廷人家,全力伺奉圣明君主,那是咱们的荣耀!”接着重重拍儿子的肩膀道:“你放心去吧,我会竭尽全力保护叶儿,你以为就你关心叶儿安危,我早在叶儿怀孕时就派去十名侍卫高手暗中保护她了,不光为了你,更是为了我对丫头她爹的一个承诺,我就是拼了老命也要保全她们母子平安。”

  “爹爹....”郭逸寒噗通跪倒,“我真是畜生,没体会到您老人家的一片苦心!”

  

  闻所未闻的一场暴风雨,夹杂着漫天腥风呼啸而来....

  异常**的暴风袭击了世上所能触摸到的一切生灵,没有理智的雨点和雷声几乎是同时落下。

  雨点骤然密集的砸下来,由雨点变成雨柱,和着啸风,和着闪电,暴戾主宰着整个昏黄天际,迷雾使视野中所有的东西都变得迷茫....无助!

  可能是雨下得过大,把世间所有美好的东西的都挤得丧失存在的勇气,包括生存所必需的空气竟然也那么稀薄!

  窒息!浑身每一个毛孔都拼命张开大口,作最后一刻的垂死挣扎!

  ‘青幽小筑’百丈以外,一块被暴雨冲刷的光秃秃的空地上,此时此刻充满了同样透不过气的生与死挣扎!

  “啊......痛!....救救我....我不行了!”,一个仰面朝天的绝**子脸色惨白的躺在雨水里痛苦嘶叫,双手撕扯着**罗裙,脸上被雨水和汗水浸渍的几乎要爆裂一样发亮,双眼瞪得的通红,**的裙子被鲜血染的通红,不停渗出的鲜血随着暴雨的肆虐流淌在她的四周。

  雨里,她在血水中挣扎的场面惨不忍睹!**殷红刺眼的血一直在流,有节奏的绞痛把她折磨的一阵清醒一阵眩晕,她正在痛苦的**。

  身在荒郊**,暴风骤雨中挣扎生产,已令人不可思议!更令人惊骇得是她的咽喉上,竟对着一把寒光闪闪的剑,剑尖的另一头是一只幼滑黝黑的玄色铁狼头,铁狼头上握着着的手,竟是一只残缺食指和小指的手!不要小看这只根本不配拿剑的残缺手,它可曾葬送过无数或尊贵显赫,或身怀绝技的各色生命,这只手的主人的人正是让绿林闻风丧胆的天下第一追命人----冷木!

  据说他销声匿迹已五六年,很多江湖人推测他可能死了或者因爱隐退....有人六年前曾看见一向独来独往的他身边多了个女人,没想到今天他会出现在‘青幽小筑’。

  冷木无疑是个极为凶残冷酷的人物,少年时,已身怀绝技的他曾流浪到异域狼族,幸得奇遇更添一身诡异武艺,剑招犀利如狼般阴毒邪魔,御动剑气时发出的低啸如狼吟,因此得个外号叫‘孤狼三指’,回归中原以后,莫明其妙当上了只认黄金不认人的职业杀手,他杀人的价格不菲,高的让人咂舌,一个人头一千两黄金,几乎高出同行二十倍,但他的生意却异常的好,各色找他买命的人物络绎不绝,因为他从未失手过!他仿佛才真正是掌管人生死轮回的地狱使者。

  冷木第一次接手如此出乎意外的任务,他万万没料到对手竟是个即将临产的孕妇!面对这个挺着大肚子的女人,冷木大失所望,信箴上明明写着她是已过世剑宗玄中秋之女,身怀绝世武**,要不买家怎会出如此高的价钱买她的命!一万两黄金!这是让见过无数大世面的冷木都为之心动的价格,他毅然不顾妻子兰儿的劝阻接手了这项任务,原本以为会有场激烈**的恶斗,看来失算,现在他只要举剑轻轻一戳,她就能陨命。

  从来不管被杀之人是否该杀的冷木第一次感到莫名心颤,从这个女人大腹便便的孱弱身形来看,她根本没有回击反抗之力,再说他从未没杀过孕妇,这是千真万确的!

  无论如何一万两黄金已经收受,他绝不能因为手软而破坏自己亲手立下的规矩,杀手行中也有一个隐行规,就是只要接受了任务,知晓被买命人身份,就绝不允许辞掉任务,无论错对都得进行到底了,冷木毕竟是天下第一杀手,短暂的迷失之后,迅速本能的下了决定,她--必须死。

  他像死神一样僵硬无情的立在那里,眼睁睁看着她被生产绞痛折磨得死去活来,心中升腾出一丝不忍,毕竟此时的冷木已经做了五年父亲,他心底里有种人性的父亲之爱在呼唤,她肚里的生命是无辜的。

  该结束她的痛苦了,冷木实在看不下去...咬咬牙,握着长剑的手有些颤抖.....缓缓的挥剑向她的咽喉刺去.....

  突地,就在冷木挥剑的一刹那,一道闪电像魔爪带着巨雷之响袭来,极色光球不偏不倚正落在冷木剑尖,魔爪遇到剑尖阻力顺势向玄叶挺起的肚子上划去.....随着两声男女不同的凄厉尖叫,空地上立时显得特别静!玄叶已经发不出一声嘶叫。

  好半天,昏死的冷木被冰凉雨水叫醒,此时那令人讨厌的雨,带来一丝清凉让冷木感到异常**,他跪在地上狠命的摇着头,企图使自己从脑袋不停嗡嗡的乱叫中清醒过来。原来他当时被一股巨大力量击倒,震得眼前忽地极亮之后,脑子一阵剧痛眩晕,幸亏他在闪电落在剑尖的一刹那,迅捷松手扔掉手中长剑,才在大自然的惩罚下捡回一条命。

  疼....脸上火辣辣的疼,似乎感到有热的黏糊糊的东西从耳朵和眼角流出,他嗅到了那极为熟悉的血腥味道,心里立时升腾出不祥的预感。

  他的双眼被极光灼伤,耳朵也被劲雷一刹那震穿耳膜,焦黑的脸上血肉模糊,看起来像被狼刚刚啃过般恐怖。

  冷木忍了忍剧痛,试着睁开眼睛,迷迷糊糊看不清楚东西,难道是雨水灌进眼睛里了?冷木喃喃念叨着拭去眼睛上红色的雨水,免强分辨周遭的事物,朦胧中,狼头长剑安稳的趴在玄叶怀里,刚才顺手一松,竟然没有伤到她,真是万幸!自己身上的白色长袍也被血水染得斑红怖人。玄叶**长裙被烧焦,露出的一大块雪白**却无恙,一动不动的躺在血泊中,看来已经死了....

  冷木的视线从玄叶身上慢慢移下,天啊...她的脚下有东西在蠕动!

  冷木摸索着扑过去,居然是...两个看似哇哇啼哭的婴儿!两个孪生女孩...虽然冷木没有听到一丝声音,但他感觉到了两个小生命的求生呐喊,在雨中不甘死亡的拼命抗争!

  冷木本能迅速把两个孩子脐带割断,撕开身上的白袍将两个浑身是血的小家伙包裹住,紧紧的抱在怀里,他不可思议的开始担心两个弱小生命在凉风里冻死!

  冷木俯**探了探她们母亲的鼻息,没有一丝温度,看样子气绝多时。

  上天的这种安排是在太残酷了! 她们本不该来到这个无情的世界,她们该随着她们的母亲一起离去,没有了母亲,又怎么会有幸福!他看着两个正在怀中颤抖低叫的婴孩,心情极其哀恸复杂,已做五年父亲的他实在不忍心,眼睁睁的看着两个刚来世上的小生命死于他的手里。

  冷木心里更清楚,作为一个职业杀手来说,最大的忌讳就是斩草不除根! 如果留下这两个后患,将来可能要付出极大的代价,也许是自己的命!

  冷木痴呆呆地站着,任凭雨水敲打他的脸,怀中的两个婴孩却异常安静起来,伏在他温暖的怀抱里偷偷熟睡。

  他迷茫僵立雨中,无法下决断是留还是杀!他虽然结束过无数条并不该杀的生命,但要杀死两个刚出生的婴儿,他是无论如何也下不了这个毒手。

  心里各种滋味上下翻滚折磨,五脏六腑绞痛的好似挪动了位置,虽然他是个残忍无情的杀手,但他并不是没有人性的野兽,在他胸膛里有颗火热跳动的父爱之心。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 第二十五章 超阶魔法: 命运之杖
  • 041 惊魔宫前往事: 男儿狂歌
  • 卷一 闹翻贵族学院 030不要大惊小怪: 校长的野蛮小甜心
  • 第五十三章节——亲情(4: 炎黄乾坤
  • 第十九章 墨风狡诈伤小雨,冷面修罗浩天名: 世子征程
  • 第043章 黑色小球: 倾世悍女
  • 第五十二章 灵体受惊!: 半吊儿魔修
  • 第二十天 白 仙人掌会动: 网游之无限自然
  • ex 2:一个人,一群人: 决斗界第一的辉夜殿下
  • 第三十二章美女约吗?: 焚天灭道
  • 第十九集-圣歌之二安抚: 异灵校园
  • 第三十七章 安然: 红狐酒
  • 第十二章 陈菁的诱惑: 我与美女亡命天涯
  • 第二章 高考250分诞生高分植物人: 未来来客
  • 第二十八章 初试魔法: 龙宇涅空
  • 第一季 荒漠古陵 第十二章 无尽的台阶: 中国神秘事件录
  • 第三十七章 十三位皇者长老: 混沌古荒
  • 第47章 开张,捧场者有好有坏: 我本倾城:废柴狂妃
  • 第三十八章 误闯禁地: 天枭
  • 64你的承诺: 带着魔兽闯天下
  • ④③ 比诚哥更厉害?(这绝对不可能!): 空间轮回之旅
  • 第十六章 少爷是寂寞了吗: 妖孽美男未婚夫
  • 宝藏: 谁杀了我的爱人
  • 第三十五章 回家之念: 食在末世
  • gaotv 下载
  • 无翼鸟之时间停止性裁
  • 淫荡的xiaoxue
  • 中文字幕伦理电影老师
  • 乱伦w
  • 激励人心的电影
  • 日本av熟女档案
  • 一家人的一天婧儿前传
  • sttqcom久草
  • 女性腿部大片红斑
  • 张柏芝黑木尔
  • 浣肠本子
  • 巴啦啦小魔仙雅雅小说
  • 松金洋子人体艺术
  • 浏阳河酒a级品鉴版
  • 操小萝莉电影
  • 波多野结衣微拍福利
  • 色萝莉校园
  • 跟大香蕉一样的网站
  • 表哥好粗不要了
  • 网友免费公开视频
  • 五月天色情亚洲女神
  • 色和尚手机在线观看
  • 性爱黄色小说录音
  • 巨乳家政妇sm
  • 情侣间在床上
  • 清纯娇妻要离婚
  • 亚裔淫娃
  • 腰围cm是几尺
  • 西方未成年少女人体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