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玉树公子(上) 正文

  1. 首页 /
  2. 玄幻 /
  3. 江海英雄 /
  4. 《江海英雄》 正文 第一章 玉树公子(上)
请记住我们:【hybc.org】    

  蹄声得得,蜀西青城山下的一条空寂山径上,由远及近地传来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时值大年三十,在外忙碌一年的游子泊客,都要在今日之前赶回家中,与久违的家人一起除夕守岁,于欢声笑语之中乐享天伦。而此时赶路的行人,怕也是归心似箭,恨不得缩地成寸、一步千里吧。

  空山寂寂,只在林间还有未归的隐约的鸟语。此时山间响起的蹄声,仿佛有人在这极静的山谷敲响了激烈的鼓点。

  行至跟前,只见是两匹健马,各自驮着一名青年男女:男子英姿勃勃,虽是赶路,乌黑的头发仍是一丝不乱、光可鉴人,五官轮廓分明,目光闪动间充满了无尽的悲悯与深情,让人一见之下,忍不住地就要沉沦进去;女子恬静嫣然,如羊脂般纯净的肌肤,如远山般清秀的柳眉,如春水般潋滟的眼睛,如樱花般娇艳的红唇。她的神色略有一丝疲惫,浑身上下都流露着一股淡淡的柔弱的高贵,让人心甘情愿就想静候在她身边,呵护、照顾她一辈子。

  “吁……”男子口里打个马顿,把马缰绳一勒,偏头向旁边的女子柔声说道:“灵真,赶了这么久的路,我们歇息一下吧。”

  女子看了看天色,道:“天哥,我不累,还是快点赶路吧,大哥还在前面等我们呢。”   男子略略踌躇道:“可是你的身子……”

  女子冲他甜甜一笑道:“我还好,天哥,不用担心我。”

  男子温柔地看着女子道:“从我们认识的时候起,你就一直迁就我。我从来没为你做过什么,现在你马上就要是我孩子的娘了,你还不能让我替咱们的孩子管管你吗?我知道你是不想让我担心,可现在你是有了小宝宝的人了,我这个时候都不担心一下你,以后还有比这更好的机会吗?”说罢展颜一笑,目光之中深情无限。

  那女子听他这番剖肝沥胆的真情告白,不禁眼眶一热,痴痴看着他道:“天哥,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就是能够和你在一起。”伸手过去与他两手相握,道:“这才四个多月呢,你就这样宠我,以后那六个月可怎么办?你不把我宠化了才怪呢。”说罢珠泪盈盈,脸上神情又是激动,又是幸福。

  那男子见到自己的妻子流泪,不禁有些手足无措,道:“哎呀,你怎么哭了?怪我,怪我!好娘子,快别哭了,你怀着宝宝,大喜和大悲都要不得。”将自己的马跟妻子的马并辔齐头,轻轻搂着她的腰,脸上的笑容愈发温柔,轻轻道:“幸运的应该是我才对,江湖中人如果知道我马擎天能得到‘春水仙子’陆灵真的垂青,不知道要羡慕成什么样子……”他在青山下骄傲地笑着,漫山的苍翠似也染上他自豪的荣光!

  语声未了,健马突然仰首惊嘶起来,似是突然觉出了前方有什么惊人的警兆!

  向前望去,只见前方的道路上,竟然横躺着一头浑身乌漆墨黑的肥猪!

  这条路上,平时素得连一根肉丝都很难见到,此刻却有了整整一头猪躺在那里!   马擎天脸色一寒,缓缓勒住马匹,挡在陆灵真的马前。

  那只猪四肢着地,背向两人,浓密的猪毛洗得干干净净,像是一匹黑色的缎子。猪的一只前蹄像人一样弯起,支住脑袋,头发根根直立,像是一簇用手紧握在一起的钢丝!

  一阵风吹过,天空不知何时飘来一朵乌云,一种诡异而不祥的空气笼罩在山谷里。   马擎天瞳孔一缩,道:“猪狗不如!”

  那只猪笑道:“公子好眼力,果然不愧是我家教主看上的人物。”说罢站起,转过身来。

  只见不远处站着的是一名中年胖子,约四旬左右年纪,身上披着一件黑色的套头披风,披风的帽子是一只长着獠牙的猪头样子,戴上帽子晃眼一看就是一头猪站在那里。五短身材,体态浑圆,脸上的肉胖得都堆起褶子,鼻大额深,把位于其中的一双眼睛挤兑得快要无处容身,只好裂成一道缝,眯在那里停靠。

  虽是冬月天气,可这胖子仍是热得大汗淋漓。他手里拿着一柄折扇,不停地摇着,走一步喘口气,口中不住喃喃道:“都快过年了,怎么还这么热,哎哟,热死了热死了,鬼天气真讨厌。”说话声中,已经向马擎空二人走了过来。

  这胖子的身材着实惊人,马擎空两人加起来,也未必能比他重上一斤;马擎空两人身上所有的料子凑上,也未必能给此人做一件衣服。马擎空很奇怪他胖成这样,居然还能走得动路。

  马擎空沉声道:“来的莫非是‘猪狗不如’中的‘猪头郎君’!”

  那胖子咯咯一笑,道:“哎呀,想不到我们这种小人物,竟然也能让大名鼎鼎的‘玉树公子’记在心上。不过公子跟咱家都是自己人,我的名字告诉公子也无妨。在下武瑞洪,公子叫我‘洪儿’就好!”说罢瞟了马擎空一眼,脸上竟然露出一股娇羞,让人好一阵恶寒。

  马擎空抬首望天,神色淡淡地说道:“‘人面兽心,猪狗不如’,金仙教大名鼎鼎的两位刑堂高手,今日亲自赶来为我夫妻送行,该是我二人的荣幸才是。只是你们一猪一狗向来都是形影不离的,为何今日只见你‘猪头郎君’?那个‘狗胆包天’呢?”

  猪头郎君咯咯笑道:“公子言重了,教主垂训,使命必达,谈不上什么辛苦不辛苦的。倒是我们一直对公子景仰有加,此番赶来,也是为了能一睹公子的风采而已。那条狗嘛,还在后面清理公子留下的一些小麻烦,恐怕还有一会儿才能赶来拜见公子。”

  马擎天哂然说道:“马某何德何能,竟能让两位堂主如此挂心?”

  猪头郎君妩媚一笑道:“公子岂是寻常人物,以前我二人听说过公子的名头,‘临风玉树,神采若玉;瞻望丰仪,相思颜色’,还以为是江湖中人的夸大其辞,今日一见公子,方知此言不虚。难怪我家教主阅人无数,也要为公子倾倒。这等风采,就连洪儿我身为男子,也对公子心动不已呢。”说到这里扇子一张,捂住嘴唇,向马擎天抛了一个媚眼,脸上又浮起那股令人恶寒的娇羞。

  马擎天目无表情地道:“我对猪向来没什么胃口,更何况还是一只自作多情的公猪。废话少说,今日要么你放我夫妻二人从此通过,否则我不介意在这里宰一只年猪。”

  猪头郎君顿足道:“哎呀呀,人家这么倾慕公子,公子还要对人家喊打喊杀,真是好狠的心!”

  马擎天冷笑一声道:“猪头君,你就不要再拖延时间了,你一直在等的那条狗,不一定来得了了……”

  话音未落,猪头郎君忽地笑道:“那可未必!”话音未落,“嗖”的一声,一道乌光劲射马擎天所骑的马颈。

  马擎天身形向下一探,长剑一挡,只听“当”的一声,一件小东西落到了地上,定睛看去,像是猪蹄上的一根脚趾。那脚趾落到地上,“蓬”的一声,竟然冒出了一股黑色的烟雾。

  陆灵真叫道:“天哥小心,这是‘蹄香趾’,烟雾含有剧毒!”

  猪头郎君狞笑道:“你这贱婢,连金仙教教主的男人也敢抢,我看‘狗胆包天’的诨号应该送你才是!”话音未落,身形一晃,已然窜到了陆灵真的身前,黑光一闪,一柄黑色狼牙棒挟着一股恶风,狠狠向着陆灵真拦腰扫去。

  猪头郎君身形痴肥,连走路都十分困难的样子,动起手来,走的竟是灵活刚猛的路子。他这一棒击出,已经设想过对方的各种应对方法,因此他在此招之中还预备了三种后续变化,可以横扫、可以直击、可以上撩,陆灵真无论如何接招,都势必进入他下一个招式的算计之内。同时他还准备有一个杀手锏,江湖中不知有多少英雄好汉都丧身其下!

  这一棒势挟风雷,连空气都被压缩出一阵轻微的扭曲,足见这一式实是使足了猪头郎君的十成力气。

  陆灵真神色凝重,深吸一口长气,右臂伸出,画了一个半圆,与此同时左臂斜向下方,手掌对向马腹之下的地面。圆与直线构成一道若隐若现的白色光晕,显是内力凝结到了极致的表现。

  猪头郎君狞笑道:“找死!”手上又加注了两成内力,狼牙棒四周闷雷阵阵,带有一丝噼噼啪啪的轻微炸响。

  马擎天忽地从马背长身跃起,长剑直刺陆灵真马前的空档!

  见此情形,猪头郎君似是想到了什么,脸上不禁露出一缕惊色!

  说时迟那时快,电光石火之间,猪头郎君的狼牙棒已经触到了陆灵真身前凝成的白色光幕!

  “嘭!”两者相接,发出一声钝响,一股强力的波动扭曲了两人之间的空间,地面飞砂走石,惨雾阵阵。只听“喀嚓嚓”几声轻响,陆灵真腿下的健马四蹄一软,浑身骨骼尽碎,嘴里吐出大团鲜血,一声悲鸣轰然在地!

  猪头郎君这一棒尚未及身,就已将陆灵真的坐骑当场生生震死!

  烟尘弥漫之中,“砰”的一声巨响,陆灵真身下的地面突然裂开一个大洞,土石纷飞中迅捷跃出一个身影,手持一柄蓝莹莹的匕首,向陆灵真当胸刺去!

  陆灵真神态自若,好像现在并非身处杀场,而只是去出席一个宴会,刚刚悠闲地从马上跳下来似的。她对眼前的危机视若无睹,反而单掌一举,一记“开山裂地”,一个宛如实质的金色掌印带着一股刚猛的劲气,向着猪头郎君击去!

  那手持匕首的刺客见陆灵真不挡不架,反而以刚猛掌法跟猪头郎君硬抗,只道陆灵真打的是与猪头郎君两败俱伤的主意,心中暗自窃喜,匕首去势不禁又快了一分!

  眼见这一下就要刺中陆灵真的身子,忽然眼前一亮,一柄长剑的剑锋无声无息出现在他面前,正正抵在他的喉部之前!

  这把剑,属于料敌机先的马擎天!刚才刺向空档的那一剑,竟然并非无的放矢,而是像事先商量好了似的,专门赶到那刺客的必经之路来,守株待兔!

  刺客如若继续前刺,还未刺到陆灵真的身上,自己的喉咙就要先被长剑割穿!

  那刺客浑身肌肉一沉,于千钧一发之际竟然使出一式“千斤堕”,将自己迅猛强冲之势牢牢顿住,随后深吸一口长气,左臂对着地面猛的一掌挥出,一股强横的无形劲气重重的轰击在地面之上,“砰”的一声巨响,一股反推力将他的身形送上半空!

  人在半空之上,刺客腰腹使力带动身体猛转,借助这股旋转之力,将手中匕首脱手掷出,“嗖”,一道蓝色光影划破长空,带着一抹裂肤的劲气,如闪电般地向马擎天甩去!

  马擎天神色自若,淡淡地望着那破空袭来的匕首,长剑豁然回转,一式“雄鹰点头”,长剑剑尖仿佛瞬间化身千百道光影,每一道光影都击打在匕首之上!

  “叮、叮、叮、叮!”长剑与匕首相接,顿时发出几声清脆的响声,就这一眨眼的工夫,长剑竟然就将匕首削成了四段!   好快的剑、好锋利的剑!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 第85章失礼之至: 花心总裁野蛮妻:退婚新娘
  • 004 蓦然回首,身边有人也有狗: 豪门倾恋,总裁的锁情小妻
  • 第三十一章 收整黄莺: 花开夫贵
  • 第二十二章:今天就到这里了: 爱情无言
  • 第十二章 寻丹之路4,至寒草: 倾城魔妃不好惹
  • 第047章 义无反顾的心疼: 妖孽帝王慵懒后
  • 第六节 家法: 厂花几朵落我心
  • 看shang她了: 落跑甜心:丫头哪里逃
  • 脸红: 真人不露相
  • 第四十六章 妖魔来袭: 命与天齐
  • 第34章终于见到白玉: 女尊:夫君太妖孽
  • 第八十七章郁闷的洛晨: 穿越之女扮男装闯天下
  • 第11章有钱不能赚: 狂魔法师
  • 第九章 九霄风雨过城头(2): 网游之金庸群侠传
  • 016:变化: 农媳
  • 第七十章 六龙山河辇: 大地龙师
  • 第二章 爷有恋尸癖(精修): 逃嫁女捕之王爷太妖孽
  • 第二十四节 未雨绸缪: 江湖小人
  • 第二十二章 发财啦: 大神兽
  • 第十六章李子风的离开: 抓鬼小道
  • 第23章 突破: 超级天瞳
  • 1: 玩转三十三层天
  • 第六章 先进武器: 错乱时空之生死狙击
  • 第二十五回 蛟龙搁浅滩(上): 纵剑横唐传
  • 第五十二章 与楚璇的相遇: 末世之明月归途
  • 上架公告: 邪王专宠倾城囚妃
  • 19.五年前.赌: 古惑仔乱世争雄:黑帮盛世
  • 第22章 轻轻松松升个级: 溺宠一品小狂妻
  • 古代禁忌h文御宅屋
  • 黄色a片在线日韩片撸啊撸
  • 看主播福利视频的网站
  • 少妇色图p
  • 无弹窗厕奸幼女
  • 亚洲se图~色
  • lu国产露脸视频
  • 日本农村阿姨厕所偷拍
  • 美国与中国女人xxx
  • 名副其实性感辣妈
  • 色丁香偷拍
  • 泰国明星黄片视频
  • 红尘有你从此不寂寞
  • 硬邦邦鸡巴插骚穴成人影片
  • 四糸乃
  • 娇妻的沉沦最新章节
  • 国产自拍aⅤ老司机
  • 日本富婆做爱动态图片
  • H爆嫩
  • 先锋影音最新偷拍视频
  • 香蕉伊人高清在线观看
  • 守尸人麦子免费阅读
  • 付费黄片群
  • 一直到封
  • 扫黑除恶
  • 吉吉伦理片电影
  • freeporn杂交
  • 个人成长实践报告范文
  • 色妹多网
  • 三级偷拍亚洲情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