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不战而屈人之兵 正文

  1. 首页 /
  2. 玄幻 /
  3. 江海英雄 /
  4. 《江海英雄》 正文 第二十八章 不战而屈人之兵
请记住我们:【hybc.org】    

  马小兔跟着几个师兄弟,把三师兄周小宝送到了一边的医务室。周小宝的伤势并不严重,此时业已醒来,在那里低着头,怔怔地发呆。

  马小兔见他双目呆滞,魂不守舍,不禁隐隐为他有些担心。他试探地叫了一声道:“三师兄,三……”

  周小宝抬起头来,眼神茫然,道:“小兔,你有什么事?”

  马小兔劝道:“三师兄,常言道‘胜败乃兵家常事’,一时的得失算不得什么。相信师兄自此以后,心境的修为没准会更上一层楼呢。”

  周小宝怅然道:“小兔,我还好,不会有事的。我只是想不明白,为什么我体内的真气会突然运转不灵了?”

  马小兔挠了挠头,道:“三师兄,你多休息一下,师姐马上要比赛了,我要去给她加油助威了。”

  周小宝心不在焉地道:“你去吧,提醒师妹要多加小心!”   马小兔答应一声,快步向着上官雨舞的赛场走去。

  说也奇怪,之前吴天海、周小宝这两拨人比赛的时候,各个赛台都是秩序井然,并未出现交通拥堵的状况。但不知怎地,当马小兔从周小宝那里出来之后,他骤然发现,他要去的上官雨舞的赛台方向,竟然变得摩肩接踵、人流不畅起来,似乎一时间所有赛场上没有比赛的闲人,全都涌到了这里。

  马小兔心中不解,叫住了身边正在匆匆走过的一名男子,笑道:“这位兄台,请问……”

  那名男子正在低头赶路,被他一叫,身形一个急停。他顿住身形,很不耐烦地回过头来,道:“有事快说,别耽误了我去看比赛。”

  马小兔一脸人畜无害,笑眯眯地道:“兄台,我看你器宇轩昂,龙行虎步,一定是本次大赛种子选手里的热门人物吧。能不能给小弟签个名?”

  那男子一听,登时脸色和缓,呵呵笑道:“小兄弟,你太看得起我了。在下乃是周长老座下的亲善弟子曾太吉,这次才艺大赛只是来观摩学习的。”

  马小兔走上两步,跟他并肩而行,啧啧两声道:“我叫马小兔,太可惜了,曾兄,我敢说,要是本次比赛你有报名的话,那个最佳比赛风格奖一定你非你莫属。”   曾太吉笑得合不拢嘴,连连摆手道:“过奖过奖!”

  马小兔往前方一指道:“曾兄,怎么忽然这么多人都赶往那边去了?”

  曾太吉向马小兔所指的那处看了一眼,哈哈一笑,拉了他一把,道:“小兄弟,你还不知道吧,马上就是我们仙神宗人气最高的选手上场了,我们都是去捧场的。难道你不是去那里吗!”

  马小兔一愣,奇道:“是谁啊?”顿了一下,忽地想起昨日上官雨舞的那群疯狂粉丝,不禁恍然道:“你是说上官雨舞?”

  曾太吉“嘘”的一声,嗔怪道:“师弟,怎么能直呼上官师姐的芳名呢?你要叫上官师姐或者雨师姐!”

  马小兔哭笑不得,道:“就一个称呼而已,应该没有这么严重吧?”

  曾太吉正色道:“马师弟,像上官师姐这样神仙一样的人物,直呼其名是一种亵渎,这一点你万万不可忘记!否则,要是被宗内的“雨舞会”知道了,他们肯定会狠狠地教育你的。”

  马小兔瞠目结舌道:“上官师姐还有自己的帮会啊,这么厉害!”喃喃自语道:“怎么我从来都不知道呢?”   曾太吉笑而不语。

  不多时,两人来到了上官雨舞比赛的赛台。马小兔举目一看,不禁深深震撼。

  人山人海、人头攒动、摩肩接踵、车水马龙……所有马小兔能够想到的热闹场景,与这里相比都会觉得苍白无力。如果说刚才吴天海、周小宝的观赛规模勉强算是赶集的话,那现在上官雨舞的这场就是新春超级庙会!

  只见黑压压的人群中已经扯起了十余面横幅,其中竟然还有一个又直又高的旗幡,上面醒目地写着三个大字:   雨舞会!

  旗幡下面的一面横幅个头最大、字体也最显眼,马小兔往那块横幅看去,只见上面写道:   “雨舞会全体成员祝上官师姐旗开得胜、马到成功!”

  横幅下面还有一群少年男女排成一个整齐的方阵,皆是身着统一的白色武服,武服前胸上有一个看似标记一样的小图案、身后是三个醒目的红字:雨舞会!此刻,他们正在前方一个头扎红布的少年指挥下,异口同声地高喊:   “雨舞无敌!雨舞必胜!……”

  在去往赛台的一路,马小兔惊奇地发现,竟然有形形色色的人在赛场兜售各种各样的玩意儿。

  “这位师妹,想不想像上官师姐一样貌美如花,那你一定要用一下这瓶‘玉颜春雪’!它独有的养肤润颜秘方,将极大地改善……”

  那个师妹急急打断他道:“你是说上官师姐就是用的这种护肤品?”   那人肯定地点了点头。   “那好,我先来十瓶!”

  旁边几个正在人群里游走的人见到这样一个“大客户”,立刻像苍蝇逐臭一样地围了上来,纷纷嚷道:“师妹,我这里还有上官师姐最喜欢喝的美容茶……!”“师妹,这是上官师姐最喜欢看的书----美女是怎样炼成的……”“这是上官师姐专门泡脚的足下生辉水……”

  那个师妹应接不暇,终于崩溃地怪叫一声,落荒而逃。后边几人冲她的背影翻了一个白眼,重新打起精神,继续热情洋溢地兜售起来……

  马小兔一边穿行,一边津津有味地观看各种人生百态。当挤出一身大汗的他终于来到赛台前,发现自己师父、四长老周文昭以及覃浩然、许春秋、吴天海,还有许多他叫不出名字的人,都站在台下,众星拱月般地簇拥着一位白衣少女,正是上官雨舞。此刻的她一脸恭驯,正喏诺连声地跟上官盖世说着什么。

  他正想叫上曾太吉给自己几位师兄引荐一下,回头一看,却发现那位仁兄却不知在哪里就跟他走散了。

  他遗憾地耸耸肩,转身刚要跟自己师父等人打一声招呼,忽听“当”的一声响,一个清朗的声音道:“三十三号,天甲区上官雨舞,对三十四号,天丁区郑铁柱!”   上官雨舞首先出场了!

  她一袭白衣,一步步地走上台阶,仿佛是走入天宫的圣女一般,飘飘欲仙。她的目光有如夏日早上的湖面,折射着太阳的光线。她的脸上带着一丝若隐若现的圣洁微笑,眼神中饱含水晶般晶莹剔透的纯净清澈----她就像雨后的那棵最清新的竹笋,让人耳目一新,视线久久难以离开!

  场上所有的声音一下子都停止了,宛如被天神骤然施下了定身法。旋即,一阵山呼海啸般的锣鼓声、口哨声、喝彩声、鼓掌声、哭声、笑声、叫声、骂声……不约而同从赛场各个角落向着赛台汇聚而来,一时间,赛台上空的各种声浪响彻云霄、震耳欲聋!

  赛台的另一侧,站着一个膀大腰圆、长得就像一根粗壮的铁柱一样黑小子,只见他满脸通红、双目发直、神情呆滞、两腿发抖,迟迟无法挪动脚步!

  马小兔一见此人,不禁愕然----此人赫然就是昨天演武场上、被他拉壮丁的那个举石锁的柱子!

  此时的郑铁柱,恍若身在梦中,一种难以置信的巨大的幸福感充斥着他的全身。他没有想到昨天才跟上官雨舞惊鸿一瞥,今天就能再进一步、跟自己心中的女神以同场竞技这种方式进行更近距离的接触,一想到还有一会儿,天地之间就只有他和上官雨舞两个人,不禁痴痴地笑了起来。

  他正在那里沉浸于个人的小宇宙、感受这来之不易的幸福感时,周围的观众却开始了各种爆发!

  “郑铁柱,你不是上官师姐的对手,还是别上去了吧!”

  “柱子,隔壁的大牛让我告诉你,如果你今天敢赢上官师姐的话,他会把你做成水煮肉片!”

  “柱子哥,如果你今天不跟上官师姐比武的话,我一会儿就让你亲我一下,好吗?”

  “大柱子,别说我没提醒你,今天只要你敢上台,我以后就……就天天来你家抓鸡,你养多少我抓多少!”

  “柱子,听哥的没错,主动认输得了,回头哥喊两个师妹来给你踩踩背!”   “打倒郑铁柱!横扫一切自不量力的坏分子!”   ……

  郑铁柱见自己还未上场,就已经成了过街老鼠,不禁心中大骇。他刚要分辩,又听见一声大喝:

  “同学们,大家看,这个姓郑的一脸猪相,不定心中在想着多么龌龊的念头!这种人渣,岂能容他上台亵渎我们的上官师姐!同学们,大家赶紧行动起来,一起把姓郑的拖出场去!”   “对,把他拖出去,乱棍打残、打死!”

  “哈哈,这种节目我喜欢!不如大家来赌一下,几棍子下去这个姓郑的才会疲软!”

  “钟老三,你和杜老四去把这个黑炭的两条胳膊、两条腿卸了!少一根脚趾你都不要回来见我!”

  倏忽之间就完成从天堂到地狱转换的郑铁柱,面对眼下风起云涌的人民战争,不禁脸色惨白、浑身簌簌发抖。忽然,他大吼一声,转身跳下台阶,一头扎进人海,几个闪动之下,竟然消失了!

  台上的评委、已经入场的上官雨舞、观战的上官盖世一众,集体石化、目瞪口呆。   马小兔难以置信地喃喃自语道:“这就……胜了?”

  赛场上响起一片巨大的欢腾,人人都在大喊:“上官师姐胜出了!上官师姐胜出了!评委,赶快宣布结果!”

  评委摇了摇头,眼前的事态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范畴。他带着上官雨舞走到光幕之外,环视一下全场,举起上官雨舞的右手,高声道:“本场比赛,天甲区三十三号选手,上官雨舞,胜!”

  台下又响起了一阵惊天动地的欢呼声……四长老周文昭摇摇头,对上官盖世苦笑道:“舞儿的影响力,真是让人心惊肉跳。今日就算换了我上场,估计魂儿也要被这些人吓掉一半!”

  PS:厚颜求几个收藏,首页左边【加入书架】即可。此外如果大家觉得此书还可以走得更远的话,是否还可以投推荐票、当个粉丝送老车几个积分呢。老车携小兔、雨舞在这里再次拜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