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正文

  1. 首页 /
  2. 言情 /
  3. 妖孽夫君:桃花满地不开门 /
  4. 《妖孽夫君:桃花满地不开门》 正文 第36章
请记住我们:【hybc.org】    

所以即使我想逃,可是也不差这一时。

哪个穿越到古代的人不都是混的如鱼得水、风生水起的?就算是被卖到青楼,我也绝不能妥协!

虽不知道逃出这里有多难,可既然这个老女人说花钱把自己买了过来,就定是不愿轻易放自己离开的。与其以软碰硬,倒不如自己抓住机会。

“月妈妈,可以先把我放开么?有什么事咱可以好好说,这么被绑着很累的。”我淡淡的说道,语气里有着一股漠视一切、超凡脱俗的感觉。

那老女人见我如此听话也不由得开心了几分,要知道以前买来的女人都要经过她的‘教导’才会乖乖听话。而这教导,自然也不是普通的教导。她有很多种方法让人听话,而这个人确实和很识趣,很让她省心。

而她,确实也有成为花楼的头牌的潜质。

先不说其他,就单单她这一张倾倒众生的脸,就够让那些臭男人神魂颠倒了。

这女人,可真是个妖媚的女子。她月依云在花楼做了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好看的女子。

“自然是好,快给姑娘松绑。”月依云吩咐着手下,自己一扭一扭的坐在了我的身边。

她的眼光赤.裸裸的盯着我看,仿佛看到苏媚就看到了大把大把的银子一般。

还不等月依云开口,我便抢先说道“妈妈,我初来乍到不懂事,还请妈妈多担待着。若是妈妈不逼迫我,我自然会听妈妈的话让妈妈赚更多的银子。”我说这些话,虽然表面上是处处为了月依云说话,其实却是为了自己。

毕竟她想在这里呆下去是极其不易的。

而想必她听了我的话,也会好好的思量了一番。

“好说好说,只要你乖乖听妈妈的话,妈妈怎么舍得把你送人呢。好了好了,既然这样,妈妈我就先去忙了。等下会有人给你送来衣服,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明天妈妈就给你安排一下。”月依云说完,作势就要离开。却被苏媚叫住了。

“月妈妈,等一下。”我叫住她,又接着说。“妈妈,我想和你谈一下我的想法。若是妈妈觉得我的方法可行,倒不如按照我说的来。”

既然选择留在这里,我自然有留在这里的打算。

刚刚她说的‘安排’,应该就是安排我和‘客人’见面吧。哦,no,我可不好。不过可惜了,我不会这里女人会的琴棋书画、唯一会的,就是唱歌了。

凭我在21世纪听到的与这里截然不同的歌曲,想在这小小的花楼里混好也是未尝不可。

况且凡事都会有厌倦的时候,就算要表演也不能天天都去。在新奇的事儿,做多了,还是会让人心生厌倦的。

“妈妈,我琴棋书画样样不通。唯一上的了台面的就是唱几首小曲儿。我的意思是,让妈妈先在这里能宣传的地方先大肆宣扬一番。然后我打算七日后露面,而其余的时间留给我准备。之后,如果效果好的话,也是每七日露一下面。毕竟物以稀为贵的道理我相信妈妈是懂得。”

月依云听了这些话,“这方法好是好,可是若是到时候没有办法让别人信服。岂不是我月依云夸下海口,白白毁了这花楼的清誉?”

“我明白月妈妈的意思。”语罢,一首《青花瓷》婉转轻声唱出。

素胚勾勒出青花笔锋浓转淡。瓶身描绘的牡丹一如你初妆

黯然檀香透过窗心事我了然,宣纸上走笔至此各一半

油色渲染侍女图韵味被私藏,而你嫣然的一笑如含苞待放

你的美一缕飘散,去到我去不了的地方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炊烟袅袅升起

隔江千万里,在瓶底书刻隶仿前朝的飘逸,就当我为遇见你伏笔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月色被打捞起

云开了结局,如传世的青花瓷自顾自美丽,你眼带笑意。

素胚勾勒出青花笔锋浓转淡。瓶身描绘的牡丹一如你初妆

黯然檀香透过窗心事我了然,宣纸上走笔至此各一半

油色渲染侍女图韵味被私藏,而你嫣然的一笑如含苞待放

你的美一缕飘散,去到我去不了的地方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炊烟袅袅升起

隔江千万里,在瓶底书刻隶仿前朝的飘逸,就当我为遇见你伏笔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月色被打捞起

云开了结局,如传世的青花瓷自顾自美丽,你眼带笑意。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炊烟袅袅升起

隔江千万里,在瓶底书刻隶仿前朝的飘逸,就当我为遇见你伏笔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月色被打捞起

云开了结局,如传世的青花瓷自顾自美丽,你眼带笑意。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炊烟袅袅升起

隔江千万里,在瓶底书刻隶仿前朝的飘逸,就当我为遇见你伏笔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月色被打捞起

云开了结局,如传世的青花瓷自顾自美丽,你眼带笑意……所以即使我想逃,可是也不差这一时。

哪个穿越到古代的人不都是混的如鱼得水、风生水起的?就算是被卖到青楼,我也绝不能妥协!

虽不知道逃出这里有多难,可既然这个老女人说花钱把自己买了过来,就定是不愿轻易放自己离开的。与其以软碰硬,倒不如自己抓住机会。

“月妈妈,可以先把我放开么?有什么事咱可以好好说,这么被绑着很累的。”我淡淡的说道,语气里有着一股漠视一切、超凡脱俗的感觉。

那老女人见我如此听话也不由得开心了几分,要知道以前买来的女人都要经过她的‘教导’才会乖乖听话。而这教导,自然也不是普通的教导。她有很多种方法让人听话,而这个人确实和很识趣,很让她省心。

而她,确实也有成为花楼的头牌的潜质。

先不说其他,就单单她这一张倾倒众生的脸,就够让那些臭男人神魂颠倒了。

这女人,可真是个妖媚的女子。她月依云在花楼做了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好看的女子。

“自然是好,快给姑娘松绑。”月依云吩咐着手下,自己一扭一扭的坐在了我的身边。

她的眼光赤.裸裸的盯着我看,仿佛看到苏媚就看到了大把大把的银子一般。

还不等月依云开口,我便抢先说道“妈妈,我初来乍到不懂事,还请妈妈多担待着。若是妈妈不逼迫我,我自然会听妈妈的话让妈妈赚更多的银子。”我说这些话,虽然表面上是处处为了月依云说话,其实却是为了自己。

毕竟她想在这里呆下去是极其不易的。

而想必她听了我的话,也会好好的思量了一番。

“好说好说,只要你乖乖听妈妈的话,妈妈怎么舍得把你送人呢。好了好了,既然这样,妈妈我就先去忙了。等下会有人给你送来衣服,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明天妈妈就给你安排一下。”月依云说完,作势就要离开。却被苏媚叫住了。

“月妈妈,等一下。”我叫住她,又接着说。“妈妈,我想和你谈一下我的想法。若是妈妈觉得我的方法可行,倒不如按照我说的来。”

既然选择留在这里,我自然有留在这里的打算。

刚刚她说的‘安排’,应该就是安排我和‘客人’见面吧。哦,no,我可不好。不过可惜了,我不会这里女人会的琴棋书画、唯一会的,就是唱歌了。

凭我在21世纪听到的与这里截然不同的歌曲,想在这小小的花楼里混好也是未尝不可。

况且凡事都会有厌倦的时候,就算要表演也不能天天都去。在新奇的事儿,做多了,还是会让人心生厌倦的。

“妈妈,我琴棋书画样样不通。唯一上的了台面的就是唱几首小曲儿。我的意思是,让妈妈先在这里能宣传的地方先大肆宣扬一番。然后我打算七日后露面,而其余的时间留给我准备。之后,如果效果好的话,也是每七日露一下面。毕竟物以稀为贵的道理我相信妈妈是懂得。”

月依云听了这些话,“这方法好是好,可是若是到时候没有办法让别人信服。岂不是我月依云夸下海口,白白毁了这花楼的清誉?”

“我明白月妈妈的意思。”语罢,一首《青花瓷》婉转轻声唱出。

素胚勾勒出青花笔锋浓转淡。瓶身描绘的牡丹一如你初妆

黯然檀香透过窗心事我了然,宣纸上走笔至此各一半

油色渲染侍女图韵味被私藏,而你嫣然的一笑如含苞待放

你的美一缕飘散,去到我去不了的地方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炊烟袅袅升起

隔江千万里,在瓶底书刻隶仿前朝的飘逸,就当我为遇见你伏笔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月色被打捞起

云开了结局,如传世的青花瓷自顾自美丽,你眼带笑意。

素胚勾勒出青花笔锋浓转淡。瓶身描绘的牡丹一如你初妆

黯然檀香透过窗心事我了然,宣纸上走笔至此各一半

油色渲染侍女图韵味被私藏,而你嫣然的一笑如含苞待放

你的美一缕飘散,去到我去不了的地方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炊烟袅袅升起

隔江千万里,在瓶底书刻隶仿前朝的飘逸,就当我为遇见你伏笔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月色被打捞起

云开了结局,如传世的青花瓷自顾自美丽,你眼带笑意。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炊烟袅袅升起

隔江千万里,在瓶底书刻隶仿前朝的飘逸,就当我为遇见你伏笔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月色被打捞起

云开了结局,如传世的青花瓷自顾自美丽,你眼带笑意。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炊烟袅袅升起

隔江千万里,在瓶底书刻隶仿前朝的飘逸,就当我为遇见你伏笔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月色被打捞起

云开了结局,如传世的青花瓷自顾自美丽,你眼带笑意……所以即使我想逃,可是也不差这一时。

哪个穿越到古代的人不都是混的如鱼得水、风生水起的?就算是被卖到青楼,我也绝不能妥协!

虽不知道逃出这里有多难,可既然这个老女人说花钱把自己买了过来,就定是不愿轻易放自己离开的。与其以软碰硬,倒不如自己抓住机会。

“月妈妈,可以先把我放开么?有什么事咱可以好好说,这么被绑着很累的。”我淡淡的说道,语气里有着一股漠视一切、超凡脱俗的感觉。

那老女人见我如此听话也不由得开心了几分,要知道以前买来的女人都要经过她的‘教导’才会乖乖听话。而这教导,自然也不是普通的教导。她有很多种方法让人听话,而这个人确实和很识趣,很让她省心。

而她,确实也有成为花楼的头牌的潜质。

先不说其他,就单单她这一张倾倒众生的脸,就够让那些臭男人神魂颠倒了。

这女人,可真是个妖媚的女子。她月依云在花楼做了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好看的女子。

“自然是好,快给姑娘松绑。”月依云吩咐着手下,自己一扭一扭的坐在了我的身边。

她的眼光赤.裸裸的盯着我看,仿佛看到苏媚就看到了大把大把的银子一般。

还不等月依云开口,我便抢先说道“妈妈,我初来乍到不懂事,还请妈妈多担待着。若是妈妈不逼迫我,我自然会听妈妈的话让妈妈赚更多的银子。”我说这些话,虽然表面上是处处为了月依云说话,其实却是为了自己。

毕竟她想在这里呆下去是极其不易的。

而想必她听了我的话,也会好好的思量了一番。

“好说好说,只要你乖乖听妈妈的话,妈妈怎么舍得把你送人呢。好了好了,既然这样,妈妈我就先去忙了。等下会有人给你送来衣服,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明天妈妈就给你安排一下。”月依云说完,作势就要离开。却被苏媚叫住了。

“月妈妈,等一下。”我叫住她,又接着说。“妈妈,我想和你谈一下我的想法。若是妈妈觉得我的方法可行,倒不如按照我说的来。”

既然选择留在这里,我自然有留在这里的打算。

刚刚她说的‘安排’,应该就是安排我和‘客人’见面吧。哦,no,我可不好。不过可惜了,我不会这里女人会的琴棋书画、唯一会的,就是唱歌了。

凭我在21世纪听到的与这里截然不同的歌曲,想在这小小的花楼里混好也是未尝不可。

况且凡事都会有厌倦的时候,就算要表演也不能天天都去。在新奇的事儿,做多了,还是会让人心生厌倦的。

“妈妈,我琴棋书画样样不通。唯一上的了台面的就是唱几首小曲儿。我的意思是,让妈妈先在这里能宣传的地方先大肆宣扬一番。然后我打算七日后露面,而其余的时间留给我准备。之后,如果效果好的话,也是每七日露一下面。毕竟物以稀为贵的道理我相信妈妈是懂得。”

月依云听了这些话,“这方法好是好,可是若是到时候没有办法让别人信服。岂不是我月依云夸下海口,白白毁了这花楼的清誉?”

“我明白月妈妈的意思。”语罢,一首《青花瓷》婉转轻声唱出。

素胚勾勒出青花笔锋浓转淡。瓶身描绘的牡丹一如你初妆

黯然檀香透过窗心事我了然,宣纸上走笔至此各一半

油色渲染侍女图韵味被私藏,而你嫣然的一笑如含苞待放

你的美一缕飘散,去到我去不了的地方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炊烟袅袅升起

隔江千万里,在瓶底书刻隶仿前朝的飘逸,就当我为遇见你伏笔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月色被打捞起

云开了结局,如传世的青花瓷自顾自美丽,你眼带笑意。

素胚勾勒出青花笔锋浓转淡。瓶身描绘的牡丹一如你初妆

黯然檀香透过窗心事我了然,宣纸上走笔至此各一半

油色渲染侍女图韵味被私藏,而你嫣然的一笑如含苞待放

你的美一缕飘散,去到我去不了的地方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炊烟袅袅升起

隔江千万里,在瓶底书刻隶仿前朝的飘逸,就当我为遇见你伏笔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月色被打捞起

云开了结局,如传世的青花瓷自顾自美丽,你眼带笑意。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炊烟袅袅升起

隔江千万里,在瓶底书刻隶仿前朝的飘逸,就当我为遇见你伏笔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月色被打捞起

云开了结局,如传世的青花瓷自顾自美丽,你眼带笑意。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炊烟袅袅升起

隔江千万里,在瓶底书刻隶仿前朝的飘逸,就当我为遇见你伏笔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月色被打捞起

云开了结局,如传世的青花瓷自顾自美丽,你眼带笑意……所以即使我想逃,可是也不差这一时。

哪个穿越到古代的人不都是混的如鱼得水、风生水起的?就算是被卖到青楼,我也绝不能妥协!

虽不知道逃出这里有多难,可既然这个老女人说花钱把自己买了过来,就定是不愿轻易放自己离开的。与其以软碰硬,倒不如自己抓住机会。

“月妈妈,可以先把我放开么?有什么事咱可以好好说,这么被绑着很累的。”我淡淡的说道,语气里有着一股漠视一切、超凡脱俗的感觉。

那老女人见我如此听话也不由得开心了几分,要知道以前买来的女人都要经过她的‘教导’才会乖乖听话。而这教导,自然也不是普通的教导。她有很多种方法让人听话,而这个人确实和很识趣,很让她省心。

而她,确实也有成为花楼的头牌的潜质。

先不说其他,就单单她这一张倾倒众生的脸,就够让那些臭男人神魂颠倒了。

这女人,可真是个妖媚的女子。她月依云在花楼做了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好看的女子。

“自然是好,快给姑娘松绑。”月依云吩咐着手下,自己一扭一扭的坐在了我的身边。

她的眼光赤.裸裸的盯着我看,仿佛看到苏媚就看到了大把大把的银子一般。

还不等月依云开口,我便抢先说道“妈妈,我初来乍到不懂事,还请妈妈多担待着。若是妈妈不逼迫我,我自然会听妈妈的话让妈妈赚更多的银子。”我说这些话,虽然表面上是处处为了月依云说话,其实却是为了自己。

毕竟她想在这里呆下去是极其不易的。

而想必她听了我的话,也会好好的思量了一番。

“好说好说,只要你乖乖听妈妈的话,妈妈怎么舍得把你送人呢。好了好了,既然这样,妈妈我就先去忙了。等下会有人给你送来衣服,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明天妈妈就给你安排一下。”月依云说完,作势就要离开。却被苏媚叫住了。

“月妈妈,等一下。”我叫住她,又接着说。“妈妈,我想和你谈一下我的想法。若是妈妈觉得我的方法可行,倒不如按照我说的来。”

既然选择留在这里,我自然有留在这里的打算。

刚刚她说的‘安排’,应该就是安排我和‘客人’见面吧。哦,no,我可不好。不过可惜了,我不会这里女人会的琴棋书画、唯一会的,就是唱歌了。

凭我在21世纪听到的与这里截然不同的歌曲,想在这小小的花楼里混好也是未尝不可。

况且凡事都会有厌倦的时候,就算要表演也不能天天都去。在新奇的事儿,做多了,还是会让人心生厌倦的。

“妈妈,我琴棋书画样样不通。唯一上的了台面的就是唱几首小曲儿。我的意思是,让妈妈先在这里能宣传的地方先大肆宣扬一番。然后我打算七日后露面,而其余的时间留给我准备。之后,如果效果好的话,也是每七日露一下面。毕竟物以稀为贵的道理我相信妈妈是懂得。”

月依云听了这些话,“这方法好是好,可是若是到时候没有办法让别人信服。岂不是我月依云夸下海口,白白毁了这花楼的清誉?”

“我明白月妈妈的意思。”语罢,一首《青花瓷》婉转轻声唱出。

素胚勾勒出青花笔锋浓转淡。瓶身描绘的牡丹一如你初妆

黯然檀香透过窗心事我了然,宣纸上走笔至此各一半

油色渲染侍女图韵味被私藏,而你嫣然的一笑如含苞待放

你的美一缕飘散,去到我去不了的地方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炊烟袅袅升起

隔江千万里,在瓶底书刻隶仿前朝的飘逸,就当我为遇见你伏笔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月色被打捞起

云开了结局,如传世的青花瓷自顾自美丽,你眼带笑意。

素胚勾勒出青花笔锋浓转淡。瓶身描绘的牡丹一如你初妆

黯然檀香透过窗心事我了然,宣纸上走笔至此各一半

油色渲染侍女图韵味被私藏,而你嫣然的一笑如含苞待放

你的美一缕飘散,去到我去不了的地方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炊烟袅袅升起

隔江千万里,在瓶底书刻隶仿前朝的飘逸,就当我为遇见你伏笔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月色被打捞起

云开了结局,如传世的青花瓷自顾自美丽,你眼带笑意。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炊烟袅袅升起

隔江千万里,在瓶底书刻隶仿前朝的飘逸,就当我为遇见你伏笔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月色被打捞起

云开了结局,如传世的青花瓷自顾自美丽,你眼带笑意。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炊烟袅袅升起

隔江千万里,在瓶底书刻隶仿前朝的飘逸,就当我为遇见你伏笔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月色被打捞起

云开了结局,如传世的青花瓷自顾自美丽,你眼带笑意……所以即使我想逃,可是也不差这一时。

哪个穿越到古代的人不都是混的如鱼得水、风生水起的?就算是被卖到青楼,我也绝不能妥协!

虽不知道逃出这里有多难,可既然这个老女人说花钱把自己买了过来,就定是不愿轻易放自己离开的。与其以软碰硬,倒不如自己抓住机会。

“月妈妈,可以先把我放开么?有什么事咱可以好好说,这么被绑着很累的。”我淡淡的说道,语气里有着一股漠视一切、超凡脱俗的感觉。

那老女人见我如此听话也不由得开心了几分,要知道以前买来的女人都要经过她的‘教导’才会乖乖听话。而这教导,自然也不是普通的教导。她有很多种方法让人听话,而这个人确实和很识趣,很让她省心。

而她,确实也有成为花楼的头牌的潜质。

先不说其他,就单单她这一张倾倒众生的脸,就够让那些臭男人神魂颠倒了。

这女人,可真是个妖媚的女子。她月依云在花楼做了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好看的女子。

“自然是好,快给姑娘松绑。”月依云吩咐着手下,自己一扭一扭的坐在了我的身边。

她的眼光赤.裸裸的盯着我看,仿佛看到苏媚就看到了大把大把的银子一般。

还不等月依云开口,我便抢先说道“妈妈,我初来乍到不懂事,还请妈妈多担待着。若是妈妈不逼迫我,我自然会听妈妈的话让妈妈赚更多的银子。”我说这些话,虽然表面上是处处为了月依云说话,其实却是为了自己。

毕竟她想在这里呆下去是极其不易的。

而想必她听了我的话,也会好好的思量了一番。

“好说好说,只要你乖乖听妈妈的话,妈妈怎么舍得把你送人呢。好了好了,既然这样,妈妈我就先去忙了。等下会有人给你送来衣服,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明天妈妈就给你安排一下。”月依云说完,作势就要离开。却被苏媚叫住了。

“月妈妈,等一下。”我叫住她,又接着说。“妈妈,我想和你谈一下我的想法。若是妈妈觉得我的方法可行,倒不如按照我说的来。”

既然选择留在这里,我自然有留在这里的打算。

刚刚她说的‘安排’,应该就是安排我和‘客人’见面吧。哦,no,我可不好。不过可惜了,我不会这里女人会的琴棋书画、唯一会的,就是唱歌了。

凭我在21世纪听到的与这里截然不同的歌曲,想在这小小的花楼里混好也是未尝不可。

况且凡事都会有厌倦的时候,就算要表演也不能天天都去。在新奇的事儿,做多了,还是会让人心生厌倦的。

“妈妈,我琴棋书画样样不通。唯一上的了台面的就是唱几首小曲儿。我的意思是,让妈妈先在这里能宣传的地方先大肆宣扬一番。然后我打算七日后露面,而其余的时间留给我准备。之后,如果效果好的话,也是每七日露一下面。毕竟物以稀为贵的道理我相信妈妈是懂得。”

月依云听了这些话,“这方法好是好,可是若是到时候没有办法让别人信服。岂不是我月依云夸下海口,白白毁了这花楼的清誉?”

“我明白月妈妈的意思。”语罢,一首《青花瓷》婉转轻声唱出。

素胚勾勒出青花笔锋浓转淡。瓶身描绘的牡丹一如你初妆

黯然檀香透过窗心事我了然,宣纸上走笔至此各一半

油色渲染侍女图韵味被私藏,而你嫣然的一笑如含苞待放

你的美一缕飘散,去到我去不了的地方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炊烟袅袅升起

隔江千万里,在瓶底书刻隶仿前朝的飘逸,就当我为遇见你伏笔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月色被打捞起

云开了结局,如传世的青花瓷自顾自美丽,你眼带笑意。

素胚勾勒出青花笔锋浓转淡。瓶身描绘的牡丹一如你初妆

黯然檀香透过窗心事我了然,宣纸上走笔至此各一半

油色渲染侍女图韵味被私藏,而你嫣然的一笑如含苞待放

你的美一缕飘散,去到我去不了的地方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炊烟袅袅升起

隔江千万里,在瓶底书刻隶仿前朝的飘逸,就当我为遇见你伏笔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月色被打捞起

云开了结局,如传世的青花瓷自顾自美丽,你眼带笑意。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炊烟袅袅升起

隔江千万里,在瓶底书刻隶仿前朝的飘逸,就当我为遇见你伏笔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月色被打捞起

云开了结局,如传世的青花瓷自顾自美丽,你眼带笑意。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炊烟袅袅升起

隔江千万里,在瓶底书刻隶仿前朝的飘逸,就当我为遇见你伏笔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月色被打捞起

云开了结局,如传世的青花瓷自顾自美丽,你眼带笑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 第二十二章 两百万!: 灭神焚天
  • 第57章怡园酒庄——缔造中国的葡萄酒神话: 葡萄酒文化一本全
  • 第15章 你就是个麻烦!: 魔妃太难追
  • 第十五章 神兵法咒(完结篇、后记。): 地狱魔灵
  • 第三十九章 击杀头领: 黑暗血途
  • 第十一章 争斗: 器魂
  • 第十六章 暑假哦: 四叶草的守护者
  • 第74章 力境圆满: 超级狂医
  • 第五十六章 魔鬼之名: 泅都
  • 第六十八章:皇子: 网游之最终决战
  • 第9章 可怕的女人: 大操盘手
  • 谁是王爷: 邪帝的金龟小宠
  • 第1章: 写意风流
  • 第二十三章 前情旧事: 大杀官
  • 第四十四章赫赫府中无人镇: 毒妻入局
  • 寻找答案(2): 〖完结〗异世重生之十三岁小皇后
  • 第 35 章: 女神棍在古代
  • 123绿帽一顶: 重生渣夫狠妻
  • 疑是故人来: 老婆我最大
  • 第四章 帮我选内衣: 我的完美女上司
  • 60生病: 我和曹操有个约会
  • 荷花荡(一): 妖后生子手札
  • 第七十三章 云南之行: 重生之小仙成长记
  • 第五十章 格桑的不详预感: 仙武之梦
  • 086 大打出手: 养只小鬼做夫君
  • 第十一回 奇浓嘉嘉普: 血鹦鹉
  • 第二十六章:捉鬼****师(下): 仙界通缉犯
  • 第二十五章嫁祸于人1: 狼唳狐媚
  • 男主叫陆倾凡的小说
  • 口述我酒吧爱爱
  • 空之色水之色手机观看
  • 性奴姐妹喝尿小说
  • 非洲毛片视频
  • 最金典的色情视频
  • 王者荣耀女英雄貂蝉流水图
  • 女教师物语三级电影
  • renrenpeng cc
  • 终极神王
  • ttt图片专题
  • 大黑吊操亚商妹
  • 村姑色情
  • 国内av自拍
  • 伦理图欧美
  • 青苹果久久的关注
  • 呼吸过度全集
  • 讲话
  • 逗鸟外传电影在线观看
  • 大龙猎母
  • 男女作情插拔的故事
  • 潮喷潮吹
  • 美女头发发型设计
  • 国产作爱视频贴吧
  • 巨乳大嫂被我干
  • 偷拍外面晒的女内衣
  • 狠狠干影图片
  • 我与公公偷情电影
  • 亚洲无码少女无毛
  • 美国发布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