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赶往保定 正文

  1. 首页 /
  2. 言情 /
  3. 清穿怡梦 /
  4. 《清穿怡梦》 正文 第七十一章赶往保定
请记住我们:【hybc.org】    

雍正四年正月,九阿哥被革黄带子,削除宗籍。三月,其名被雍正改为塞思黑,意为讨厌之人。他的儿子们也被分别改名,所用之字俱为贬义。

消息传来,让梳月一度想要贸然举事。若非十四阿哥与我强自拦着,怕是她早已冲动的直投九阿哥而去。

这天晚上,我正在一边好生安慰着梳月,就听到窗口传来隐约的叩窗声。我跟梳月同时警觉起来。我跟她对视一眼,她立刻拔出匕首,要我随在她的身后朝窗边走去。

许是久久未得到我们的回应,来人又叩响了窗子。

梳月在窗口悄然站定,左手推窗,右手的匕首随即刺去。来人确实早有准备一个反扣将梳月手中的匕首夺下,反掣住她的脖颈!

我动作灵敏的拿起窗边花架上的花瓶接着砸过,却被梳月架住,让我好生迷惑。

梳月也不解释,直接打开窗子,朝着外面之人做出请的手势。那人慢慢的松开梳月,确认我不会发动攻击之后,轻灵一跃进入房间。

看着那一身夜行服的高大身影,我小心的后退几步。

“别怕,他是自己人。”梳月神色复杂的看着来人,最后低声问道,“你这玉佩从何而来?”

这时我才发现梳月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块白色玉佩,那通透细腻的光华在昏暗的灯光下昭示着自己的独特。

“你是梳月夫人?”来人粗犷的声线中带着一丝笃定。

梳月对来人不答反问之举也不觉失礼,只是认真的点头,随后接着问道,“不知阁下为何而来?”

那人一双眼睛闪过犀利的光,稍作停顿便说道,“我乃山西令狐士义。曾经得到过九爷救助。”

听到九爷两字,梳月脸上的戒备之色全消,满布惊喜的问道,“义士此来可是九爷所托?他可还好?”

令狐士义轻叹一口气,最后说道,“九爷大义,如今境况实不该。我费尽心思只求一见,却被告称:‘我们弟兄没有争天下之理,此后若再说这话,即差人缉拿。’不准我再提聚合山陕兵民,以救恩主之话。”

梳月听得专心致志,听到这里不由心生疑窦,“那义士此来所为何事?”

梳月的疑惑问出了我的心声,九阿哥既然拒绝了令狐士义的提议,那他怎么又携带信物往这千里之外的马兰峪而来?这个人到底来此意欲何为?他是想转投十四阿哥?

令狐士义看着梳月手中的玉佩良久才缓缓说道,“九爷料想自己朝不保夕,他从十四爷口中得知夫人在此,怕夫人冲动行事,特派我来护送夫人离开。”

梳月有选择的接受了令狐士义的答话信息,神色紧张地拉住他的胳膊,急急问道,“九爷怎么了?为何会有朝不保夕之虞?”

令狐士义眼见梳月失态,不自在的挣出手臂与之保持一定距离。待梳月意识到之后才缓缓补充道,“九爷被自我离开之日已经由楚宗等奉旨押解赴京。九爷深知皇上不会放过他,他自是做好准备赴死。只因心里放不下你,才让我保你平安离开。”

九阿哥的深情以往不知,如今却可窥一斑。人之将死,为念之人定是心中最爱。只是梳月就真的会听从他的安排?

“傻瓜!傻瓜!”梳月低声啜泣,那哀痛欲绝之色让人动容。

手轻轻地抚摸着梳月的脊背,希望她能得到片刻安慰。“梳月,你要坚强些。你若想见九爷,就随令狐士义尽快离开寻找机会才是,你难道就这样接受了现实吗?”

令狐士义赞同的点头,安慰道“九爷现今前事未卜,我们不妨乐观以对。实在不行就劫囚!”

“劫囚?”我跟梳月异口同声,只不过我是震惊,而梳月却似看到了救命稻草般激动。

“嗯,就算劫囚失败,夫人还可见得到九爷最后一面。”令狐士义循循善诱。

“我跟你走!”梳月立刻回身收拾东西,三两下就提着一个小包裹走出来。

“我也走。”就在梳月跟令狐士义跳出窗口时,我赶忙追过去,这是个时机不是吗?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梳月犹豫的看着我,带着少有的凝重最后提醒道,“你的孩子呢?”

孩子?我的确忘了他们,可是我该怎么办?

“都带走吧!”令狐士义淡淡开口,“一把火少了这里,造成个火灾现场,不更有助于我们脱身?”

放火?我被这最原始简单的建议而震撼,赶忙点头应是。

在令狐士义引开暗哨后,我跟梳月先行潜伏。在看到原本我的房间火光冲天。沉睡的人们猛然惊醒纷纷跑去救火之际,趁乱逃出。

坐上令狐士义准备的马车后,逝川才敢将自己憋了许久的疑惑问出来,“额娘,我们这是要逃难吗?为什么不带上十四叔他们?”

经过几年的相处,逝川早已习惯了十四阿哥的陪伴,这期间的感情早已今非昔比。

“你很不舍吗?”梳月放下观望的车帘,认真地问道。

逝川本就聪慧,我知他问出此言只是出于对突发状况的了解,即便是真的不舍,他也不会说出来。所以当梳月问他时,他无所谓的拍了拍睡得不甚安稳的双胞胎。“额娘在哪,弘昳去哪,这是阿玛再三叮嘱过的。我也向阿玛做了保证的。”

“你说什么?”我不禁掏掏自己的耳朵,刚才逝川提到了允祥可对?他何时叮嘱逝川的,为何逝川从未跟我提及?

逝川自知瞒不过我,只好懂事的一一道来。

“那日离京前,阿玛在府上人们睡熟后,悄悄来到我的房间,告诉我要好好照顾额娘跟肚子里的弟弟或妹妹,不许任何人欺负。”逝川稚嫩的脸上露出一抹微笑,“额娘,弘昳做到了呢。”

看着这张跟胤祥眉眼极为相似的脸,我不由得心酸的将他揽入怀里,就仿佛在抱着允祥一样。

梳月看着我们这样煽情的画面不由得偏过头。兴许她也想起了某人吧。

“额娘,阿玛还说了,不许我们回京。所以,我刚才才问……”逝川猛地想起允祥的叮嘱不由关切的确认道,“我们要回京吗?”

梳月跟我被他这一问不由有些心虚。我看看梳月,她一定是想回京吧?可是与其回京,还不如往前赶路,到保定去迎九阿哥。毕竟那里是他最终的归宿。

见梳月不反对我直接拍案,“我们到保定去迎你九伯。”

梳月听闻,最后认可的点头,“的确该到保定,这京城部卫该是多么森严,我们这一去,无异于自投罗网。”

“义士,我们直奔保定吧。”梳月掀帘对令狐士义吩咐道。

“那好,我们日夜兼程赶往保定府……”令狐士义中气十足的应道。

于是我们便踏上了去往保定的道路。既巧妙地避开了马兰峪方向的追兵,又能为自己回京,安置孩子好做打算。我记得,李卫应该就在保定当官!

我知道李卫身边定然也少不了雍正的眼线。可是考虑到我的打算跟梳月的心愿,我就不得不想办法与李卫会面了。

李卫有一个贤惠的妻子,两人感情甚好,这点是我见他可以利用的一点。试问那佟氏再贤能,就没一点妒忌心?更何况她跟李卫的不是一般的鹣鲽情深。

“你的消息确切吗?”我拉扯着身上的粗布衣,不自在的摸着脸上的黑色胎记,朝着令狐士义问道。

令狐士义闻言沉了脸色,带着闷气般的瞪我一眼,“还是担心一会你别哭化了妆吧!”

逝川见我吃瘪,不由偷笑的逗逗梳月怀里的妹妹,长叹道,“额娘昨天还大义凛然的,这会倒怯了场。”

原本被令狐士义的话堵得就不甚舒服,如今被一个小孩子嘲笑,是可忍孰不可忍?我一把捏住他的耳朵将他扯过来,痛得他吱哇乱叫。若不是梳月半路接过去,我铁定再赏他一个爆栗!

“注意场合,人家都看我们呢!”梳月低声嘱咐,就连令狐士义都朝我投来不以为然的一瞥,“这计划是你拍的板,到现在就你不让人放心。就连小孩子都比你强!”

受到大家的一致谴责,我只好懊丧的抱紧怀里的孩子。

“来了!”这时梳月悄悄拍打我的肩膀以作提醒,“按计划行事!”

于是,在佟氏的轿子在我们面前路过时,我抱着孩子直接冲到轿前跪下嚎啕喊冤。

那随侍的官差见此赶忙将我围住,厉声责备,“来者何人,胆敢拦轿?”

“我有冤情!”我赶忙说道,并让自己在这样的阵仗面前显得局促不安。

“由冤情去击鸣冤鼓,拦我家夫人轿子何用?”那人并不傻,果然是李卫身边的人,心眼不少。

“官大哥明鉴,我这冤别人申不得,只有佟夫人能鸣啊。因为我的正是来自你家老爷李卫!”我越说越入戏,赶忙给逝川使个眼色,逝川立刻配合着我哭喊出声。

话出,众人不由一怔,我赶忙朝着轿子方向将台词背了出来,“夫人,我也是不得已才来打搅你跟李卫的啊……我乃是他的原配夫人,这是我们的孩子。”

如预料般,众人的眼惊得如如铜陵大睁,纷纷将逝川上下来打量。不一会就有人率先说道,“眉眼跟我家老爷确实相像呢!”

这人这么一说,别人也纷纷点头,好像确有其事。

其实人们完全是心理作用,一人觉得相似,很多人就纷纷强拉硬拽附会,生怕自己眼神不好,或见识不够。根本不管那人所说是否是对的,就按着自己所假想的去联系,完全不像的人反而越看越像。

火候正好,赶紧撺掇一边陪跪的逝川,“快叫二娘!”

于是逝川带着童声的沙哑,朝着轿子脆声喊出二娘这一称呼,并添油加醋的来了一句,“求二娘带我见见爹爹。”

我暗赞了逝川一把后,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嚎着,“佟夫人,我自问配不上咱家老爷,可是如今家里分家产将我们母子赶出家门,这大的大,小的小,我实在没有办法了,求你让我们见见孩子他爹吧!”

话说到这个份上,周围人不由暗暗交汇眼神,神色复杂的盯着我们,我跟逝川哭的也越凶。

“哪里来的骗子,我家老爷向来只有我家夫人一人,怎的成了二房?若是再不让开,我就将你押入大牢!”身边的一个官差再度厉声质问。自始至终,佟氏都未发言,更未露面!

“青天啊,这有没有天理了……你们欺我母子势单力孤不成……我还不如死了算了……我可怜的儿啊……”一哭二闹三上吊,我就不信你不露面。

而一旁的梳月跟令狐士义恰到好处的煽动人群,对我们形成舆论支持。一时间人们对轿中人指指点点。

许是看出了群众正在将他们包围,轿边的侍女有些慌神的发号施令,“还愣着干什么,把他们赶走。”

此言一出,群情激奋,令狐士义带头喊道,“不行,不能让他们走……官家就可以不讲法了吗?不能让他们走……”

就这样,官差跟轿子被人们给重重包围住,进不得退不得!

见状我不由哭得更惨,心中却暗暗得意,选在这闹市就有这点益处,利用人们盲目的同情心才好达到目的啊。

“你们想造反不成!”见威压不住群众,那为首的官差不由大声喊道。

“我们就想轿里的夫人给地上的苦命人一个说法!不然今天谁也别想走!”梳月尖细的声音扮演起泼妇的架势,着实有一套。

“对对,不能走,若非做贼心虚,怎的不落轿?”一边有群众响应,让我几乎笑出来。

逝川看着我那怪异的表情,灵机一动,直接扑到我的怀里将我的头按到他的脖弯,便尽情表演,便低声警告我,“额娘,会露馅的!”

看着周围人的卖力演出,我不有赧颜,我的确是太不敬业了些。于是一咬牙在大腿之上使劲一拧,立刻哇哇大哭起来,惊得逝川一抖,险些将我推开!

就在我真的入戏时,轿帘掀开,一个气质沉稳的还算标致的女人踏出轿门,一时间人群安静了许多。

“你说你是我家老爷的原配,我凭什么信你?”那佟氏果然不是简单人物,不过就因着她的不简单,我想她不会放任我在大街上乱喊乱叫,败坏李卫名声。

“信与不信,见过李卫就知道了。”我才不会傻到自曝其短,让自己漏了马脚,在见到李卫之前,多说多错,少说少错!

“你……成心赖上我家老爷了不成?”一边的佟氏的贴身丫鬟被我气得浑身发颤,嘴角几回合不拢,“若是来一个说是我家老爷的夫人,我家小姐领回去一个,那我家老爷岂不成了骗子头?”

果然岁数小些,见识比不得佟氏,佟氏微笑着将我搀起,轻轻的在我的脸上抹了一把后微笑着看了看身边的逝川,温声说道,“不管你是何人,如今看来是不见我家老爷不肯罢休了?”

我知道她刚才摸过我的脸后,就彻底确认了我是一个骗子,只是她没有拆穿,这让我很是感激,“然也。”

于是她赞赏的笑着拍拍我身上的土,边打边悄声说道,“夫人虽是装扮的极粗陋,可这双手跟通身的气度不是一般乡下妇人所有。”

她的话让我不由对她暗自刮目相看,可是为了防止她反口,我佯装激动的大声说道,“谢夫人成全!”

给我啪嗒尘土的佟夫人手一僵,随后笑着将逝川带到身边,朝着官差淡声吩咐,“带她们回府。”

就这样我成功的进到了直隶府衙!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 38.我们两个之间……到此为止: 一夜老公
  • 第二十六章: 樱井纪
  • 第七十五章 三本一坨朗诗: 至尊兑换
  • 第三十四章 意外: 丑小鸭的水晶奇缘
  • 第三十二章 决战前夕: 莱缪尔书世界扉页的自述
  • 第十三章 六公主: 问鼎仙峰
  • 第四十六章 无: 重生之毒霸天下
  • 第一次军事发言: 天才宝宝:总统爹地伤不起
  • 楔子: 赤龙军战记之千年帝国梦
  • 第四十回比赛还没有结束!: 金色魔法师之群魔乱舞
  • 033掉池子里了: 帝皇绝宠猫妃
  • 断袖的两人(下): 傲世帝王绝
  • 第010章、侦破儿童失踪案: 红尘官路
  • 第二十一章 意外之喜之客栈相逢: 巅峰武侠世界
  • 签约感言: 携手狐仙共修真
  • 第六十一章 回归,束手无策: 重生之夫色妖娆
  • 第十三章,逆神者的葬身之地!: 网游之逆神者
  • 第六十三章 七叶莲: 五行妖皇
  • 第四十三章生死时速(续二): 异界弑神成魔
  • 048 让利: 兵王老板
  • 第四十九章 出头: 侯门嫡妻:锦绣权色
  • 013: 错过你为遇见谁
  • 甬道: 玉良人
  • 第十六章 祝福: 我的G.T.O生活
  • 第十章:人面兽心上: 阴阳师笔记
  • 第十五章 域门开启: 先知来了
  • 第三十七章: 双刃
  • 第二十章 魂灵: 邪门歪盗
  • 丝袜阿姨p
  • 人妻斩日韩a
  • 光着奶子
  • 华夏成人电影每天
  • 李毅吧邪恶xoxo
  • 欧美野外mp
  • 天国王朝电影迅雷下载
  • 露胸照片
  • 成人电影App会员哪个便宜
  • 台湾小色姐图片
  • 福利黄鳝门
  • 巩新亮豪放挤奶拼胸
  • 亚洲成人情色免费在线视频
  • 欧洲伦理片
  • re青草
  • 智能电视看片你懂的
  • 海皇王座
  • 色情性爱超黄片
  • 轻点嫂嫂好久没日了视频
  • 被宰杀美女光脚图片
  • 古代艳情馒头
  • 小说投稿邮箱
  • 成人电影岛国
  • wwwbbbcom在线电影
  • 久欠热视频
  • 干逼网战
  • sedong磁盘
  • 影音先锋zyz资源站
  • 鞭打阴部调教师
  • 亚裔熟女做爱免费视频yuZz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