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暗战(下) 正文

  1. 首页 /
  2. 仙侠 /
  3. 遗思永生录 /
  4. 《遗思永生录》 正文 第十三章 暗战(下)
请记住我们:【hybc.org】    

忽听一人朗声道:“第一场,水月亭轩茗胜。”场下之人嘘声虽大,但是这句话远远传开,众人只觉耳旁嗡嗡直响。

肖扬慢慢走下擂台,适才比试他倾尽全力,好在他水吟嗔悟功极为扎实也不见如何疲惫。赵景走上前,道:“师兄,为何就认输了?”他对肖扬的话本已十分相信,但见轩茗在擂台上道行着实不弱,肖扬却能与她斗个旗鼓相当,只道肖扬先前只是谦虚。

肖扬叹了口气,道:“赵师弟,难道你没看出是轩师妹故意让我的嘛,我肖扬近几年勤加修炼,虽然略有进步,但是凭实力终究是没资格站立在擂台上的。”

赵景一怔,肖扬虽然吊儿郎当,却也是敢做敢当的人,他一再坚称是轩茗有意让他,也不由得信了,道:“不知道轩茗用的是何法宝,对了,轩茗是何时拜师水浴阁的,不知道她是我师姐还是师妹?”

肖扬想起当日,轩茗与柳木声在水封月台阁决战时的情景,道:“她腰间所挂的铃铛便是她的法宝,名字叫‘影落星飘’,至于你与她相比谁先入门,那就不得而知了。不过想来你道行未必便高于她,还是称她为师姐吧,要知道惹怒了她,你可抵挡不了。”两人大笑。

赵景道:“‘影落星飘’,这名字可比我‘火龙剑’好听的多了,想来是她自炼的法宝,不知威力如何,我这火龙剑又能否与其一较高下。”说着看了看手中的长剑。

肖扬摇摇头,道:“那铃铛断然不能是她自炼的,我曾使用过那法宝,灵力之强极为罕见,只怕是能与飘零绸匹敌的神物。”当年在水月亭中,她从崔莺莺手中夺过影落星飘,当时他第一次使用法宝却也使的极为顺手,远不如逝生长铃般难于驾驭,之后从师祖口中探知,越是厉害的法宝愈难驾驭,但是若是法宝达到九天神物级又会变成极为容易控制,这就是返璞归真了。

影落星飘他当年虽然只是短暂的驾驭过,却极易驾驭,它本身是银色,当时却能发出蓝色光芒,九天神物级法宝的光芒取决于施术者本身,乃是与其他法宝的有明显的差别的,而轩茗手中的影落星飘都符合神物法宝的特征。法宝的成长与施术者密不可分,轩茗纵然是奇才,也不能在短短数十年间将一个法宝炼到九天神物级。

赵景张大了口,良久道:“那铃铛能有如此灵力,倒真要瞧瞧了。”

肖扬环绕四周,道:“赵师弟,现在哪场比试更引人注意?”

赵景拉着肖扬衣袖,往西边走去,道:“要论引人注意自然是你与轩茗师姐最为轰动,水师妹要待未时才参赛,四大高手已去其三,剩下一人是谁呢?”

肖扬一怔,道:“可是水影房封师弟,不知道他对手是谁。”他与轩茗‘激战’半个时辰,擂台比试都是同时进行的,那人能与封如雷激战良久,道行定然不弱。

两人来到“离三”擂台,擂台之中早已人满为患,肖、赵两人站在人群之外,也不往前挤。原来那擂台上两人凌空在斗法,观众虽多,但是两人居高临下,场下观众人人瞧的清楚。

赵景见空中白、绿两道光芒交替闪耀,肖扬与轩茗对战时身法飘逸潇洒,这两人却是风驰电掣般穿梭,较之肖、轩两人惊险不少。

肖扬见其中一人双眉浓厚,样貌俊美,手中长剑白光璀璨,虽是白天依然十分耀眼,长剑横削穿刺一阵阵寒气逼人,肖扬虽然站在台下也觉得清凉袭击人,肖扬已然认出那人,暗中称赞:赵师弟多年不见道行精深不少。

赵景也认出那人,冷哼一声,道:“原来是封师兄的对手就是他,赵庸平时目中无人,封师兄正好可以煞煞他的傲气。”肖扬微微一笑,暗道,赵师弟对于当年败在赵庸手上还是耿耿于怀。

肖扬仰望两人,赵庸虽然俊俏,那封如雷也是不遑多让,见他剑眉入鬓、凤眼生威、双目精光四射、英气逼人也是个英俊不凡的男子,肖扬暗道,若说轩茗与水若冰乃是水浴阁绝世佳人,那这个两人应称的上水浴阁绝世双雄。

肖扬只觉寒气愈盛,空中两人愈斗愈快,赵庸接连变换招式,步步紧逼始终奈何不得封如雷。

肖扬见封如雷手中拿的是一绿色长萧,也不知道是何材料所制。赵庸一连变换数招都让他轻易化解。

赵景道:“师兄,你说这两人谁能胜?”赵景对赵庸绝无好感,但也知道他道法高强深得师傅赏识,见他攻击凌厉,若是对手是自己只怕早逼得自己弃剑认输了。

肖扬道:“赵师弟道行不弱,可惜第一轮便是遇到封师弟,这一场他胜不了。”他道行虽然不如两人,但见赵庸急攻不下,手中法宝“冰凝剑”却是愈发的光亮,知他拼尽去全力,封如雷虽取守势,但是赵庸一味的强攻,需知刚不可久,他如此强攻必定大耗真力,待他真气不济,封如雷必定趁势反击。

赵庸久攻不下,忽地又换招式,而封如雷始终是取守势,将他攻击一一削去。肖扬暗暗摇头,道:“修行不够,便是将招式练至出神入化又如何,终究是没用的。”这乃是当年汪斩恶在传授他招式时所说的,如今忽然感觉赵庸与当年的自己无异,他与汪斩恶拆招之时,时常变换招式,但是修行不够,招式虽然精湛,打出去威力却是不足,总能被汪斩恶轻描淡写的将力量卸去,而汪斩恶随便一比划总能将他逼退,对战之时终究是道行的较量而不是招式的比试。

肖扬道:“封师弟道行较高,只待赵师弟攻势一弱,便是分出胜负之时。”他忽然想起轩茗,暗道,轩茗已达水吟嗔悟功衡域,她若是全力一击,只怕自己来不及发招就要败在她铃铛之下,更别谈招式不招式了。

赵景看得数招,长叹一声,道:“我这十年来勤加苦练,终究是赶不上他。”他心中向来不服赵庸,但见赵庸出招迅速全无停滞,绝非自己所能,也不得不承认他确是比自己高强。又过的数招,赵庸攻势缓慢下来。

肖扬道:“是时候了。”

赵景一怔,见封如雷忽然转守为攻,他退守之际潇洒随意,攻势发起也是悠闲漫步般,但是出招之际迅速绝伦,却又不显霸气。

封如雷手中长萧舞动,肖扬见他如凌空作画一般,却是封如雷出招太快,凌空中的绿光残影编织成一副图画般。

肖扬连他手上的动作都看不清楚,只见赵庸不断后退,突然大叫一声,跌落下来。

人群中一声惊呼,赵庸身体在空中一个旋转,双脚落在擂台中,他身体尚未站定,当即跃出擂台,冲出人群,擂台下的观众当即让出一条道来。

封如雷将长萧插在腰间,看着赵庸背影,暗道,这赵师弟自尊心真强,场下之人谁都看的仔细,他并非败在我手上。

原来封如雷突然抢攻,他直觉眼前一片绿光,只能凭感觉拆的数招,体中真气一乱,念力不济当即跌落下来,好在他在空中及时调整气息,才不至于跌个狗吃屎,对方既没将他击落,反而是因为自己真气走乱跌落下来,他只觉得脸红耳赤不敢见人,是于脚一到地当即掩面离去。

只听得场下一人跃如擂台,朗声道:“水影房封如雷胜。”原来每个擂台都有一人做裁判。

赵景见封如雷看向他,心中一禀,果然封如雷走向他这里向他一抬手,道:“可是水声阁肖师兄与赵师兄?”

肖扬看着赵庸背景,全没留意封如雷对他说什么。原来他在思索着赵庸为何突然离去,赵庸体内真气走乱,他自然看不出来,只道是封如雷水吟嗔悟功高深,用暗劲将他逼下擂台。

赵景抬手回礼,朗声道:“封师兄道法高强,真是让人大开眼界。”见肖扬全无反应,抬手时手肘故意碰了一下肖扬。

肖扬当即回过神来,转身向封如雷道:“恭喜封师弟旗开得胜,早闻‘木声古语’法宝大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封如雷的大名早在水浴阁传开,他手中的法宝也被广为流传。

封如雷微微一笑,道:“蒙家父错爱,将木声古语传于我,我道行虽弱,于声乐一道还颇为喜好,总算能物尽其用。”

肖扬知道木声古语乃是当年游侠方真宏的法宝,“木声古语”与“羽灵萧”齐名的法宝,只因两者都是长萧,一正一邪,传说两者吹奏出的声音能使人产生幻境,能随着曲调的不同幻化出不同的境地,若是不擅长声乐之人便发挥不出其全部灵力。

肖扬暗道:自正魔第二次大战之后,木声古语与羽灵萧销声匿迹多年,却不知封师叔从何得到这木声古语。

封如雷道:“肖师兄,一别多年,我只道能一睹你法宝真容,却不想还是无幸得见。”说着连连叹息。

赵景一惊,暗道,离三与乾一擂台本是同时进行的比试,他在决战之时仍有闲暇查看肖师兄那边的情况,此人道行要远远高于赵庸,莫非他凌空正是为了看肖师兄与轩茗的对决?

肖扬哈哈一笑,道:“士别三日,刮目相看,封师弟愈有令尊的风采,当年‘明月楼’一别已隔多年,不知道你我何日方能有机会再醉一次。”

原来当年肖扬有次跑出水浴阁,在附近的一间名为“月明楼”的酒馆中与封如雷相遇,封如雷当年放浪不羁,也是从水浴阁偷跑出来,两人一见如故,喝的大醉。

封如雷长叹一声,当年他与肖扬极为投缘,两人都是不喜修炼,又都贪玩,而后肖扬长居思过楼,自己闭关修行,就此鲜有联系,此次他出关方知道肖扬已在水封月台阁十年,想起几十年过去,两人本是不喜修道之人,如今双双却都在擂台之中,不由得感叹物是人非。

封如雷见肖扬不提法宝之事,也不追问,道:“今日有缘相聚,不如到水影房一聚?”

肖扬摇摇头,道:“这不好,封师叔要是看到我,还不把我腿给打断啊,这样吧,这里离水封月台阁最近,还是到水封月台阁小聚吧,师祖要招呼众位前辈,水封月台阁清静可没人打扰。”当年封良民发现封如雷偷跑出去很是气愤,无意间撞见封如雷竟然是跟肖扬这水浴阁最不思进取的人一起,暴跳如雷,这才将封如雷关进屋子,令他闭关。

赵景第一次接触封如雷,不想两人关系如此密切,但见封如雷道行高深不似赵庸般恃才傲物,有心结交,道:“如此甚好,封师兄可否赏脸一聚。”

封如雷抬手施礼,道:“赵师弟,请。”

三人坐在水望亭中,肖扬给两人斟酒,笑道:“这是陈酿,名为‘舞泉酒’,听说是尘世一位大臣所创的酒,‘舞泉’音似‘无权’,乃是他入仕的写照,这位大臣位高却无权,郁郁不得志,创下此酒,师祖不好酒,唯独对此酒颇为喜爱,两位不妨试试这佳酿如何,请。”

封如雷是饮酒的大家,端起酒杯,放在鼻中闻了闻,道:“酒香扑鼻,绝非凡品。”放在口中喝了一口,只觉入口极为苦涩,当即吐了出来。

肖扬大笑,封如雷见肖扬身前酒杯空空如也,自己与赵景的酒杯却是满满的,道:“肖师兄,你如此捉弄可不是待客之道。”

肖扬不答,转头向赵景道:“赵师弟,你试试这佳酿。”

赵景见封如雷脸色有异,但是他对肖扬向来信任,料想他不会无端戏弄,当即拿起酒杯一饮而尽,只觉口中苦涩异常,也是一口吐出。

肖扬哈哈大笑,赵景擦擦嘴唇,道:“肖师兄,这酒入口苦涩,毫无酒味倒似汤药,世间岂有如此低劣的酒?”

肖扬尚未答话,只听得一人道:“‘舞泉酒’乃是用各种苦药根长年浸泡,埋在土泥中,经过十年光景,再用陈酒煮沸而成,酒香扑鼻,入口苦涩乃是这酒的特点。”

封如雷见那人白发、胡子都是已雪白,身材甚是是高大,耳旁听得肖扬说道:“师祖……”

封如雷、赵景都是一惊,当即站起,汪斩恶常年居住于水封月台阁寸步不离,两人虽然早闻师祖大名,却无缘见面,是以并不相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 第三十五章 最高武力: 国术之旅
  • 第二十章 心性蜕变: 怒啸九天
  • 第二十章 度劫?渡劫?: 重生之庶女成凰
  • 第一章 靠,我入狱了: 网游之龙战江湖
  • 偷: 妙戒
  • Mission01:瑠佗海: 学园都市的阿宅
  • 第六十四章三皇子: 冰火魔瞳
  • 第75章帮我揉揉肚子吧: 爱上你,不是我的错
  • 第七十九章 夺权一: 噬神魔尊
  • 059、眼泪与悲伤: 黑暗千金的男妖仆
  • 第十八章 邪教里面出剑仙: 会魔法的阴阳先生
  • 第七十一章 争夺(一): 梦境苍穹
  • 50.蓄电池使用注意什么: 轻松学习开车技巧
  • 第七十三章 天赐姻缘: 相思长白头晚
  • 第二十章 祷: 千盛凰舞
  • 第43章: 预谋换情
  • 第37章 :她是为了他才跟了别的男人: 深度孽宠:总裁诱妻无度
  • 第三十二章 神挡杀神: 我的表妹会读心
  • 016章 只待明天: 超级汽车帝国
  • 第三十五章归来: 王的第一医妃
  • 第三十一章: 痴心总裁无心妻
  • 莉丝人物卡: 法娘都来自异世界
  • 第四十七章 骷髅与美女(二): 在轮回中崛起
  • 淫欲色情图片网站
  • 大阴茎自拍图供应
  • 网页无法访问问题
  • 被天帝爆头而死
  • 集锦高潮内射edk
  • 国产自拍第页WWWBBBCOMmagnet
  • 美国历代总统照片
  • 操逼视频观免
  • 韩国黄色一级下载
  • 溺宠之绝色毒医无弹窗
  • 九七电影网电影网
  • 干妈的诱惑
  • 美腿丝袜成人社区
  • 优果网私拍
  • 太原靖欣婚介
  • 电影旺旺队
  • 巴西世界第一名模
  • 风骚性感女人小说
  • 看岛国大片
  • 月月娇喘录音 下载
  • 新兵训练视频播放
  • 世界练胸日
  • 人妻群交出墙在线
  • 夜店服装女装
  • 资源网一级片
  • 日漫做爱图片
  • 淫秽阅读
  • 男人天堂亚洲视频
  • 家庭乱伦狠狠 小说
  • 俄幼女xx免费视频